美食食谱:东北猪肉酸菜炖粉条的做法

我叫陈诚,今年三十岁了。

「南靖有土楼」

图片 1

图片 2

在这座港口城市打拼八年,拥有一套房子,事业有成,谈不上人生赢家,也算得上生活美满。儿子两岁半,调皮得像我年幼时候,经常爱在屋子里奔来跑去。我的工作让我常年出差在外,天南海北地跑,永远的沟通只能通过微信视频聊天。隔着一个冰冷的手机屏幕,去触摸那本该名作幸福的家庭生活。

我叫陈诚,今年三十岁了。

✎作者:长今

1张图片

久了,我也生出些疲惫来。妻子是个工作狂,常常为了工作而拼命,我心疼却也不好多加劝说,多说几句便会遭来无休止的抱怨。怨言听多了,耳朵都要生出茧子来。一个屋檐下,为争取多些平静时光,我渐渐话少了许多。

在这座港口城市打拼八年,拥有一套房子,事业有成,谈不上人生赢家,也算得上生活美满。儿子两岁半,调皮得像我年幼时候,经常爱在屋子里奔来跑去。我的工作让我常年出差在外,天南海北地跑,永远的沟通只能通过微信视频聊天。隔着一个冰冷的手机屏幕,去触摸那本该名作幸福的家庭生活。

生于1992年,野生而独活的女子。浮躁尘世间,我有一个英雄梦,就是用文字温暖世界。公众微信坐望山特约作者。

“周三老公出差正好路过老家,突然很想吃家里的酸菜猪肉炖粉条,就从家里带了些酸菜回来。”

妻子是个广东女孩,恋爱那会被她骨子里那份勤快感动,总想一起过日子的,要个勤快的姑娘才得以来料理生活。谁知婚后她的勤快变本加厉了许多,常年加班熬夜,多昂贵的护肤品都难以掩饰一张脸上的倦容。孩子出生后,她从工作里抽了时间出来照顾孩子,出差几回回来,更是见她憔悴了许多。

久了,我也生出些疲惫来。妻子是个工作狂,常常为了工作而拼命,我心疼却也不好多加劝说,多说几句便会遭来无休止的抱怨。怨言听多了,耳朵都要生出茧子来。一个屋檐下,为争取多些平静时光,我渐渐话少了许多。

图片 3

食材明细

我自然明白她的辛苦和劳累,却不知是彼此忙碌得忘了沟通还是其他环节出了错,微信上开始流行发红包的时候,我常常在过节发红包的时候留言写一两句话,譬如老婆辛苦了,老婆新年快乐。从银行卡里扣除一笔数额,“叮”的一声,似乎日子就这样过着过着,过掉了许多天。她回我一句么么哒,微信屏幕上掉落下许多飞吻的表情,我看着屏幕,微微一笑,却没有了其他感觉。

妻子是个广东女孩,恋爱那会被她骨子里那份勤快感动,总想一起过日子的,要个勤快的姑娘才得以来料理生活。谁知婚后她的勤快变本加厉了许多,常年加班熬夜,多昂贵的护肤品都难以掩饰一张脸上的倦容。孩子出生后,她从工作里抽了时间出来照顾孩子,出差几回回来,更是见她憔悴了许多。

深圳到苏州,接近十三个小时。

主料

再怎么轰烈的爱情都要经历柴米油盐酱醋茶,然后归于平淡。总听人说要在平淡日子里熬出些别样风味,我却在期间慢慢嗅到了孤寂的味道。总幻想,出差归家时候她迎面来拥抱我,接过我脱下的外套,问我一句,累吗?桌子上有一碗热乎乎的汤,就足够了。

我自然明白她的辛苦和劳累,却不知是彼此忙碌得忘了沟通还是其他环节出了错,微信上开始流行发红包的时候,我常常在过节发红包的时候留言写一两句话,譬如老婆辛苦了,老婆新年快乐。从银行卡里扣除一笔数额,“叮”的一声,似乎日子就这样过着过着,过掉了许多天。她回我一句么么哒,微信屏幕上掉落下许多飞吻的表情,我看着屏幕,微微一笑,却没有了其他感觉。

漳州到深圳,三个多小时。

  • 猪肉250G
  • 农家酸菜250G
  • 粉条一把

现实却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到家门口掏钥匙开门,一推,只见四周安静得出奇,没有任何声响。再打电话询问,才知道又在加班。也罢,那就索性洗洗睡吧。

再怎么轰烈的爱情都要经历柴米油盐酱醋茶,然后归于平淡。总听人说要在平淡日子里熬出些别样风味,我却在期间慢慢嗅到了孤寂的味道。总幻想,出差归家时候她迎面来拥抱我,接过我脱下的外套,问我一句,累吗?桌子上有一碗热乎乎的汤,就足够了。

中间相差的十个小时,我拿来看一路飞快滑过的风景。估摸着时间,我掏出手机给陈诚发信息,告诉他我今天的高铁回深。

辅料

母亲最近来深帮忙照顾儿子,得以让妻子安心工作。公司接的项目多了起来,我的工作开始进入忙碌阶段。午间吃饭休息时间跟办公室里的同事打打闹闹成了是最欢快的时段。

现实却是,拖着疲惫的身躯到家门口掏钥匙开门,一推,只见四周安静得出奇,没有任何声响。再打电话询问,才知道又在加班。也罢,那就索性洗洗睡吧。

他来接我,半路下起了大雨,谁都不开口说话,像陌生人一般。我在副驾驶座位上扭头看着窗外瓢泼大雨发呆许久,满腔心事。有些闷,我按下车窗一些,窗外的雨溅了一些进来,深呼吸一口,才觉得晃过来。这一路,好长,好长。

  • 适量
  • 酱油适量
  • 花椒适量
  • 大料适量
  • 适量

公司里有个小丫头跟办公室里的一同事凑着一起吃饭,经常来办公室串门。傻呼呼的模样,但却也惹人喜欢,大家爱拿她来开玩笑,她也不生气,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偶尔也来送一些吃的东西给大家,一回生二回熟,大家每天打打闹闹,多了这么一个小姑娘,隔开一个周末再见面,都觉得有些想念。

母亲最近来深帮忙照顾儿子,得以让妻子安心工作。公司接的项目多了起来,我的工作开始进入忙碌阶段。午间吃饭休息时间跟办公室里的同事打打闹闹成了是最欢快的时段。

雨,似乎下个不停。我下了车后提着行李箱站在雨里,狠了心要跟他说再见。

我们办公室的玻璃门经常关着,她来的时候总是半推着门,摊一个脑袋进来,两只眼睛圆溜溜地转,然后嘿嘿嘿地冲着我们笑起来,得到我们中间某个同事的回应,她才迈了步子进来。

公司里有个小丫头跟办公室里的一同事凑着一起吃饭,经常来办公室串门。傻呼呼的模样,但却也惹人喜欢,大家爱拿她来开玩笑,她也不生气,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偶尔也来送一些吃的东西给大家,一回生二回熟,大家每天打打闹闹,多了这么一个小姑娘,隔开一个周末再见面,都觉得有些想念。

他要来帮忙抬行李箱,我摆摆手让他离开,骗他说住在电梯房,拉着箱子慌张地往巷子里走,一边走一边回过头喊他的名字说再见。

  • 其他口味
  • 炖工艺
  • 数小时耗时
  • 普通难度

大家总是各种话题聊开来,从中午的饭菜侃到最近的娱乐花边新闻或者其他。

我们办公室的玻璃门经常关着,她来的时候总是半推着门,摊一个脑袋进来,两只眼睛圆溜溜地转,然后嘿嘿嘿地冲着我们笑起来,得到我们中间某个同事的回应,她才迈了步子进来。

陈诚,再见。陈诚,再见。

东北猪肉酸菜炖粉条的做法步骤

临近公司跨年年会的时候,每个组都要求出一个节目。她们组为了年会准备朗诵英文诗歌,一说出来办公室的同事立马开涮她说,这样的节目多没诚意等等之类。我站出来说,诗歌朗诵是个很好的节目啊,朗诵得好很有味道的。她或许未曾见我如此正经说话,愣了一会说,诚哥,你好严肃啊今天。

大家总是各种话题聊开来,从中午的饭菜侃到最近的娱乐花边新闻或者其他。

一句再见,用尽我所有力气。所有的伪装,都要在独自一人的时候默默饮泪而泣。

  • 图片 41锅中防水,放入花椒大料葱姜肉,开水煮15分钟。
  • 图片 52酸菜在水中洗两遍,挤干水分。
  • 图片 63将锅中的肉和汤,放入砂锅中。
  • 图片 74中火45分钟。
  • 图片 85时间到把肉拿出来,晾凉。
  • 图片 96把肉切成片。
  • 图片 107将肉片放入砂锅中,在加热15分钟,然后加入粉条煮10分钟就可以了。
  • 图片 118出锅的时候加盐和酱油调味。在铁锅里炖酸菜味道也是很不错的。

噢,她喊我诚哥,照她的年纪,叫我一声叔叔都可以了。我私下叫她丫头,未曾叫过她名字。

临近公司跨年年会的时候,每个组都要求出一个节目。她们组为了年会准备朗诵英文诗歌,一说出来办公室的同事立马开涮她说,这样的节目多没诚意等等之类。我站出来说,诗歌朗诵是个很好的节目啊,朗诵得好很有味道的。她或许未曾见我如此正经说话,愣了一会说,“诚哥,你好严肃啊今天。”

费了很大力气才把箱子抬上楼,一推开门就瘫在地上,累的不想动。只想浑然睡去,不再醒来。一阵风吹来,我不禁打了个冷颤。站到莲蓬头下,水花落下,若可以冲刷烦恼那该多好。倒在床上像是一尾失去水的鱼,难以呼吸。

日子久了,有些情感会慢慢升华,像面粉,会发酵,然后就有了甜味,有时候竟是说不明白道理说服自己,或许只是贪恋发酵后的甜味罢了,因为有了一丝的甜,生活也多了一分味道。

噢,她喊我诚哥,照她的年纪,叫我一声叔叔都可以了。我私下叫她丫头,未曾叫过她名字。

一场高烧如期而至。浑浑噩噩中摸到震动的手机,没看清来电提醒便接了起来,“喂,你好。”

公司年会节目表演的时候,她穿了一身民国服装,书生模样,长长的头发散落下来,化了淡淡的妆,橘黄的灯光打下来,衬得一张脸红扑扑的,有着一种江南女子的甜美和温柔。

日子久了,有些情感会慢慢升华,像面粉,会发酵,然后就有了甜味,有时候竟是说不明白道理说服自己,或许只是贪恋发酵后的甜味罢了,因为有了一丝的甜,生活也多了一分味道。

“你怎么了,声音变成这样,生病了吗?”

我英文差,没听懂她在台上念些什么,周遭也有些吵闹。但眼光放在她身上,看着她拿话筒,翻诗稿,优雅谢幕,每个动作都想定格下来。林夕曾说,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公司年会节目表演的时候,她穿了一身民国服装,书生模样,长长的头发散落下来,化了淡淡的妆,橘黄的灯光打下来,衬得一张脸红扑扑的,有着一种江南女子的甜美和温柔。

“我……我没事啊。你找我干嘛?”

大概是因为,你已经就是最美的风景。

我英文差,没听懂她在台上念些什么,周遭也有些吵闹。但眼光放在她身上,看着她拿话筒,翻诗稿,优雅谢幕,每个动作都想定格下来。林夕曾说,我为你翻山越岭,却无心看风景。

“没干嘛,就是想给你打个电话。心里不好受。”

年会酒席上,互相敬酒,我端着红酒杯走到她跟前,只见她的玻璃杯里装了满满一杯可乐,她还来不及抢过酒杯,杯里的可乐就被我换成了红酒,看她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我掩着笑跟她碰杯。“叮”的一声,她也只好顺着我的话干掉了那大杯红酒,我有些得意。酒精是种好东西,可以趁机佯装迷糊和傻笑,贩卖自己的天真无邪。

大概是因为,你已经就是最美的风景。

“咳……咳……”我接连的咳嗽暴露了我的身体情况。本想问他为何不好受,却被一句“记得要吃药,赶紧好起来”冷了一身,我嗯了一声,按断他的电话。

渐渐有人散去,我忙着跟领导干杯道喜,一转身便看不到她的身影。口袋里的手机震动,陌生来电。接通之后才知道是她打过来的,虽然彼此是同事,但工作上尚无交集,对于她能知晓我电话还是颇为惊讶和惊喜的。她在电话里说,“我要走了。”

年会酒席上,互相敬酒,我端着红酒杯走到她跟前,只见她的玻璃杯里装了满满一杯可乐,她还来不及抢过酒杯,杯里的可乐就被我换成了红酒,看她气急败坏又无可奈何的模样,我掩着笑跟她碰杯。“叮”的一声,她也只好顺着我的话干掉了那大杯红酒。酒精是种好东西,可以趁机佯装迷糊和傻笑,贩卖自己的天真无邪。

家里没有药,我爬起身来煮一壶热水,灌下一杯热水蒙头就睡。

“我送你吧。”

渐渐有人散去,我忙着跟领导干杯道喜,一转身便看不到她的身影。口袋里的手机震动,陌生来电。接通之后才知道是她打过来的,虽然彼此是同事,但工作上尚无交集,对于她能知晓我电话还是颇为惊讶和惊喜的。她在电话里说,

头痛、头晕、咳嗽、高烧。像是一场惩罚,但我却不知我错在何处。

“不用,我打车……”隔开几秒之后,“车来了。你好好去玩,新年快乐。”

“我要走了。”

图片 12

喝了大半个晚上的酒了,有点晕了,一句“我要走了”就把我震清醒了。

“我送你吧。”

这场感情,终究是要选择结束的,只是谁来开口罢了。就让我做那个罪人,割断这一切。如同一场博弈,各怀心事却又不愿坦白,谁都有着自己的顾虑,谁都不敢付出太多真心,怕最后割舍不下,只能缴械投降。

那天晚上风好大,我有点冷。

“不用,我打车……”隔开几秒之后,“车来了。你好好去玩,新年快乐。”

在恍恍惚惚中梦回苏州,耳边尽是温软的言语,轻声细语地落到心坎里去。青青石板路,悠悠苏州情。河岸边的垂柳随风飘起,纤细的嫩绿的柳条美得如同苏州姑娘的眉毛。满街的万山蹄,互相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叫人忍不住要去尝一口。

假期开始了。每日过得像拉磨的驴,吱呀吱呀地晃悠过去了。我的生活回归到家庭,开车带着父母兜风,每天在大马路上环视这座城市。一到过年放假,原本拥挤的道路都变得人烟稀少起来,稍微踩个油门都不怕。

喝了大半个晚上的酒了,有点晕了,一句“我要走了”就把我震清醒了。

我选了一个靠窗的位置,点了几样苏帮菜,一个人坐在饭店的阁楼上,把窗开着,风很大,吹得我有些睁不开眼。就这样夹着春风,吃着热乎乎的万山蹄,想象他坐在我的对面,为我夹菜。忽然心头一酸,觉得饭有些吃不下去了。但又不离开,就从傍晚黄昏坐到天黑,看楼下的行人,看周庄古镇的典雅古朴。店主是个热情的人,看我一个人吃饭,便来与我讲些话,聊起苏州的一些事儿。

街上张灯结彩挂了许多红灯笼以来增添节日气氛,我抱着儿子站在阳台看远处绽放在天空里的烟花,他忽然奶声奶气的一句“爸爸”叫的我有些胸口疼。我赶紧把他给妻子抱过去,从口袋里抽出烟来,点燃。

那天晚上风好大,我有点冷。

我问,“去哪可以买把油纸伞。”

这个年,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

假期开始了。每日过得像拉磨的驴,吱呀吱呀地晃悠过去了。我的生活回归到家庭,开车带着父母兜风,每天在大马路上环视这座城市。一到过年放假,原本拥挤的道路都变得人烟稀少起来,稍微踩个油门都不怕。

她说,“桃花坞有。”

还没从假期里调回正常频道就被派遣出差,寂寥的漳州,行人稀少。与客户谈判进展得比想象的要顺利许多,却因临近开工返程阶段,回深的高铁票卖断了。

街上张灯结彩挂了许多红灯笼以来增添节日气氛,我抱着儿子站在阳台看远处绽放在天空里的烟花,他忽然奶声奶气的一句“爸爸”叫的我有些胸口疼。我赶紧把他给妻子抱过去,从口袋里抽出烟来,点燃。

桃花坞,多美的一个名字。

我询问她有没有什么办法。

这个年,感觉像是少了点什么。

我说,“好。”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最新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美食食谱:东北猪肉酸菜炖粉条的做法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