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山村

如果我想起了你,那么我还爱你。

我睡躺在孤独山村里

图片 1

我记得你,记得你所有的模样。
从幼稚到青涩再到如今的成熟,尔后沧桑。
早已流逝的光阴,现在再也回不去。
回头一望,
亲爱的老巷,别来无恙。

                                                            ——题记

青林涩染着双目

2018/1/5  周五  雨

图片 2

        我会在一个寂静的时刻,耳畔响起你轻哼过的最熟悉温暖的歌,我试着记住你的声音:微小而模糊;我会在一片汪洋人海中穿梭而过,心鼓敲响着你曾告诉我的动人心魄的声响,我试着回忆你的胆战心惊:熟悉又陌生;我会在忙碌中,在欢笑中,在奋斗中,偶尔在脑海中闪过你的身影,闪过我深爱的你的面庞。我知道将会有一个起风的日子,洒满阳光,我会在树荫下的某个的角落想到你,而我们约好在这个角落,这个时间相见,我在等这个日子,等你来,而我,会终究看清你的模样。

几缕炊烟下的土房

看不见雪的冬天不夜的城市,我多想告诉你,我很爱你。

图片来自网络

        我记得的你,尽着自己的全力去欢笑,脸颊上抹不去的红晕带着如糖果一样的甜味浸润着自己的梦乡;我记得的你,在黑夜中强忍着困意,汗水带着如黄莲一般的苦涩堆砌着自己的理想;我记得的你,呆呆的站在镜子前,笨拙的练习着怎么表现出一个更好的自己,你青涩的模样,有着你的泪水、汗水。我记得,你一直在憧憬着,试着去勾勒未来的模样。

浸着池塘的荇藻

01.

记不得哪年哪月哪一天,全家迁移至现今的住处,一住便是好多年。直至今日,这里的每一个角落都见证了我的成长足迹,亦开始面临小妹的喜怒哀乐。

      在一个秋日晴朗起风的午后,我变成了你想象中的模样,在我们儿时熟悉小巷尽头的某个角落,在石桌上摆着你一直喜欢但却不敢花钱去买的甜食,我不会刻意去擦掉石椅上的灰,因为你不会在意这些细节,你在乎的是快乐和眼前的人。我会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等你来,因为你厌倦了拘束。当微风吹拂过树的枝叶,让它们发出沙沙作响的声音,温暖的日光只照到了石桌子一半的面积,恐怕我们只能挨着对方的肩膀坐着了。我开始有点等不及,怕风停了,怕日落了,怕你不回来,可这是我们约好的日子啊!我趴在了桌子上,进去了梦乡,我梦见你带着笑容向我飞奔而来,手里抓着两支又便宜又大的大彩虹糖果,脚上穿着可爱的粉色小兔鞋子。你气喘吁吁的站在我的面前,递给了我一支糖果,舔了舔另一支,然后深吸了一口气,冲我咯咯的笑。

揉碎滴入我胸膛

再次看到她,是七年之后了。

老巷,老巷啊老巷,这里很漫长又很短暂的岁月。

      当夜幕降临,星星点缀夜空,路灯照亮小巷,我睁开了眼,在小巷另一边的尽头,望见,和我身形差不多的你,十八岁的你,正在向我走来,当你站在我的面前,你告诉我:我,还记得我的理想。

我从城市归来

平日里没有任何消息的大学微信群,前段时间突然炸开了锅。昔日的班长突然在群里怀旧,说是好久没见过大家了,硬是强行聚一波。

小时候,刚来这里,一条长长的小巷,住着好多户人家,和自己年纪相仿的孩子不在少数。那时老巷还不叫老巷,我们称他为“小巷基地”。我家在小巷的中心,因而每次上学,小伙伴们都在我家集合,汇报各自的任务,一同骑自行车上学,放学路上,单丢把,双丢把,各种秀车技,乐的不知所以然。到家了,一起搬个椅子,并排坐在小巷中,写着作业聊天天,真的是“你爱谈天我爱笑”!大人们路过,我们装作认真写作业,请教问题,惹得大人们都说我们懂事,长大了有出息。事实是,趁大人们一走,便原形毕露,聊天,吹牛,牛皮破了一张又一张。

        今夜,我看到了你——看清了我年少的模样。我发现,在这汪洋人海中,我终想起了你,想起了我深爱的你,那个十八岁青涩年纪的自己。

四月春风不似从前

大学毕业七年,时光如一眨眼,不知不觉,我们大家伙,就这么久没见了。记忆里大家的脸,一直是大学里的青涩模样。

大玉说:“就今天,我被我们语文老师表扬了,感觉我好牛!”

土房不再是土房

记得毕业那天,我们宿舍里的几个汉子通宵好几天,白天在网吧疯狂开黑一整天,晚上ktv嗨一晚上,唱的是《红日》,是《海阔天空》,还有我给她唱的《再见》,只是她听不到,桌上的酒瓶子乱糟糟的摆放着。

小阳喜滋滋的说:“我嘛!捡到一个宝贝,那里藏了好多三国卡,全是我的了!”

水泥砌成的模样

是呀,转眼就七年了,是好久没见了。我便再群里回复了一句,"好呀,年底大家聚一波吧。"

小伟摸摸鼻头,惨兮兮,“诶,就我倒霉,我被罚的好惨”

外壁镶嵌着白净的瓷砖

说完之后,群里又躁动起来了,许多人纷纷附和着我。还有些人玩笑道,声称着大家快爆照,怕七年时间太久,大家变了副模样。

狗子斜眼一看,意思说:“我不是让小墨教你了吗?你咋回事?”

我应该欢喜,可我何来悲痛

我无心跟大家玩笑,只是熟练地点开微信群,看看那个熟悉的微信头像,这七年里,我每天都会不自觉地去群里看一下她的头像,只是从未主动添加她为好友。

“你当我想啊,昨晚你不给我整理书包,我就忘带了,老师又以为我演戏了!让我蹲马步,丢脸丢大了。”

我寻找铁环,铁钩

还好,她也有同样的默契。这七年里,我们没有任何联系。

“活该!怪我喽”

木陀螺,破旧弓箭

02.

小伟和狗子是一对表兄弟,活宝兄弟的那种。每次,夕阳西下的时候,我们的笑声充斥这小巷基地的天空。

从脏乱的角落翻出

默默地看了她的头像很久,我便轻轻地退出页面。在群聊里,她突然也回复了一句,"可以的,年底见。"

翻看相集,一张褪色的照片,上面七张笑的好灿烂的脸,好像真的给我带来了一点点怀念。我不会承认的“那一点点怀念”让我一度站在小巷间,放不下那熟悉的片段。

再没有该有的形状

众多消息里,唯有她惊动了我。分手之后,我便再也没看到她在群里活跃过。

*
*

它们诞生于爷爷的双手

年底聚会的约定,使我在忙碌的工作里有了点期许。每天看着手机上的日历,一天一天盘算着相聚的日期,日子越近一天,心情便更激动一点。

小巷的尽头,有一块方方正正的大石块,这也是我们最爱聚集的地方。“斗地主,捉黑3,心里慌,跑得快”,大家伙围成一圈,使使颜色,勾勾手指,在石块下方做这小九九,捉弄憨憨的小昭,最后,看着小E满脸的纸条在风中吹拂着,笑的那样无忧。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最新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孤独山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