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喜是悲?

要写这篇影评的时候,我内心是崩溃的,因为这部电影实在很平淡。可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承诺,看过必留下痕迹,我还是决定试试看。

“托尼厄德曼”在影片中是女主父亲虚构出的人物,女主伊涅斯是某德国大公司的员工,凭借自己的努力和出色的工作成绩成为公司的主心骨,身为女强人的伊涅斯每天都过着按部就班的单身生活,眼中只有工作,对家人关心很少。

图片 1

李安的电影我看的不多,但是《断背山》给我的印象很深,当然希斯莱杰是其中一个原因,美国西部的蛮荒草原、牛仔的生活也是吸引我看这部电影的原因,但是看完以后,让我印象最深的还是李安对细节的处理。杰克保存的他们两人的衬衣,恩尼斯用自己的衬衣抱住杰克的衬衣,在得知女儿要结婚后,默默地念出jack I swear。电影在这里依旧是平淡的叙述,但是在观众的内心里已经是奔泪的高潮。我想这就是李安对故事的驾驭能力吧。   《喜宴》这部电影是李安家庭三部曲的第二部,整部电影的主题有两个,一是同性恋,二是中美文化的差异,但本质上,或者说主要的还是讲中美的文化差异,只是借了同性恋这只鸡来下的蛋。这就是我对这部电影最直接与浅显的认识。《喜宴》中所体现出的文化差异其实可以看作是导演自己的切身感受。李安有着台湾与美国的双重背景,他身处的环境决定了他更能够敏感的感觉到这种差异的巨大存在。某些方面上讲,台湾比大陆传统情节更重。大陆从49年以后经历的变革太大,社会主义建设的道路上很多传统的东西都被丢弃了。而台湾由于比较稳定,很多传统的东西得以继承下来。当李安从台湾来到美国的时候,他所面对的是从骨子里就完全不同的民族。   电影一开始就设定了男主角的特殊背景。一个亚洲人带着耳机在健身房里锻炼(典型的美国人的生活方式)。耳机里放的是远在台湾的母亲寄来的录音带,依次交代了导演对故事情节的一些设定——父亲是退伍军人,还是个师长;男主角岁数不小了,父母催促相亲(典型的中国人的人生)还是很新潮的方式——择偶俱乐部。接下来赛门出场,通过一段对话介绍清楚了高伟同(男主角)与赛门的同性恋关系。至此,导演对故事的矛盾设定已经都出现了,整个叙述清楚流畅没有一点赘余。   值得注意的是开篇的这个在健身房里的场景,在后面的片段中也再次出现,也是男主角一边锻炼一遍听母亲寄给他的录音带。在后面的片段中导演借由赛门的口说出了,伟同心情不好的时候就会去健身房,间接道出了伟同对于父母为他相亲这门事的反感和苦恼。男主角对于相亲这件事的态度在观众看来是十分明确的,他不会真的去相亲,但又不能把事实告诉父母。尽管他的思维方式生活方式已经完全的美国化了,但他也深知传统的中国文化是难以接受同性恋这样的事情,更别说他还是家里的独子需要他来传宗接代。可想而知,伟同的心里是非常痛苦的(后面的片段里讲到这是他将尽20年的秘密),但是电影里没有哪个镜头拍的很深沉凄惨来表现男主角的痛苦。我想这是李安特意安排的,在伟同向他母亲坦白的那个片段,完全可以让男主角来一次发挥,将多年来的压抑一次性的发泄个够。但是这样就失去了李安对故事举重若轻的驾驭功力。李安用这种间接的方式来表达男主角的心境,从电影叙述的角度表达了东方人的含蓄(这里是指李安)。   《喜宴》之所以叫“喜”在我看来,它的整个氛围还是欢乐的,整个的叙事节奏也比较快,电影配乐也没有大悲的段落,人物悲伤情绪的发泄也是点到为止。剧情以一场骗局展开,个中人物为各自的目的而参与到这场骗局中来,我在第一次看这部电影的时候,总是在担心一旦骗局被揭露,这场骗局中的人命运会怎样。以我看电影的经验,遇到这种家庭题材又是亲子矛盾的电影,往往会觉得很压抑,我想导演之所以把整体氛围做成“喜”的感觉,也是为了避免这种压抑。   这场骗局的开始是从威威和伟同的共同“利益”出发的。威威为了得到绿卡,伟同为了不再相亲,也是为了让父母安心。骗局的最终其实也算是一个大团圆的结局,伟同还是跟赛门在一起,威威拿到了绿卡,高爸爸高妈妈可以抱孙子。但是结尾的地方还是给人留下了些忧伤的感觉,一个退伍老军人对美国文化的投降,威威为了能在美国立足而付出的代价,他们面对的美国是一个残酷的现实。然而对于伟同,美国是一个庇护所,在这样的环境中他可以做一个同性恋者而不必隐瞒躲藏。导演要告诉我们的是,中美的文化差异是一种客观的存在,它并非不痛不痒,但也不是有意要去刺痛某些人。   《喜宴》是一部很有嚼头的电影,很多地方都值得细细的品味。课上老师讲的关于剪辑、蒙太奇的运用我还是云里雾里,但是对于镜头、景别这些我很想借《喜宴》来好好分析一下。   《喜宴》中几乎没有远景的镜头,故事的叙述环境也基本上是限制在曼哈顿这样的一个小的区域里。导演的目的就是让观众把心放小,把这部电影当成是一部小制作的家庭剧来看,然而在内容上却是探讨的中美文化差异这样的大主题,这样的表现方式实际上是用几个人的生活来映射这些夹在文化代沟中的一大群人。集中的表现是在婚宴上,平日里低调压抑的东方人发泄出来却是如此的狂热,这让席间的美国人看得大跌眼镜。   伟同把父母接到赛门家,要去结婚公证之前的那段场景,整个场景主要用了三个摄影机的位置,一个是从赛门的视角拍父亲母亲,一个是从赛门的视角拍威威还有一个是过威威的肩拍伟同与父亲。我觉得这是非常有张力的一段,从一个平静的早餐开始,伟同说出要结婚的消息对于父母来说很突兀,甚至说不可接受,对伟同和威威来说却是早有准备。而赛门是打酱油的,所以将两个摄影机的位置安排给了赛门的视角。我把这一段看成是餐桌上的文化碰撞,也是伟同与父母的第一个正面的矛盾碰撞。其实结婚就是一个形式,但是中美文化对于这个“形式”有不同的认识。伟同说“我结婚又不是为了跟人家交代”,而母亲说“不为了跟人家交代,你接什么婚啊”。很明显是不同的思维方式。对于东西方思维方式的不同,很多人做过很多的研究。大致上认为,西方人按照事物的属性来看待问题,东方人按照事物的联系来看待问题。在母亲的思维里结婚不是自己的事情,它是人际交往的一部分,而在伟同看来,结婚是自己的事情,了不起跟自己的父母有关系,跟其他人没有任何关系。   有趣的是整个对话(5个人)只有母亲和伟同在不停的说,威威有单独的近景镜头却一直不说话,父亲在两个镜头里都出现却也一言不发。但是观众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心里翻涌最大的是他们两个。母亲和伟同是两个极端,东方与西方的两个极端,但是威威与父亲则不是。威威是从大陆来到美国的,她留在美国是为了寻求自己的理想,她不是完全的美国人(没有绿卡),当高妈妈给她那些旧衣服的时候,她能感受到这些东西的分量,她内心里有传统的意识。高爸爸也不是完全的传统中国人(他懂英语),他了解到伟同是同性恋后也能够平静的接受(这一点我也很吃惊),他是不得不接受这种文化差异的人。   另一个很有味道的场景是赛门与高爸爸在海边的对话。在这个镜头里,导演一直保持了一个中景的景别没有变化,有趣的是人物一直是背对着摄影机,父亲佝偻的背和花白的头发展现无疑。这样的场景,很像是一对父子在深谈。李安在这里对观众做了一个交代,骗局最终要大白于天下的,但是这个真相揭露的很平静,没有发生像伟同担心的事情。高爸爸一直装做瞒在鼓里是为了抱孙子(看到这里觉得他有点老奸巨猾),赛门说“I don`t understand”他回答说“I don`t understand!”。听到他这样讲,又看到这样一个憔悴的背影,观众很容易就明白这句话的意味。一个从战争年代走出来的老人,来到美国这样一个完全陌生的国家,面对从来没想过的问题——同性恋。文化的差异(两个国家的人),时代的变迁(老人的背影),在这个镜头中都展现了出来,高爸爸的这句I don`t understand也就不难理解了。这段对话结束的时候,导演把中景换成了远景,海水占据了画面的大部分空间,仿佛在暗示赛门与高爸爸更加开阔的心境。   最后我想说说《喜宴》的配乐,电影中东方音乐出现的时候往往都有琵琶的声音,而琵琶的节奏很快,音乐的氛围不会太过于凝重。很多的场景都有东西方音乐的穿插。在赛门向威威介绍伟同的生活习惯的时候(结婚前),配乐是欧美音乐,接着镜头一转到威威休息的镜头就变成了东方音乐,紧接着又是赛门和威威的场景,又是欧美音乐。这样的快速转换暗示的是威威这样一个东方内涵的人在美国的生活状态。在与人交往时,要按照美国人的节奏,而当自己一人时又会转换到东方人的状态。   在电影最后的几个场景中一直用的是东方音乐做得配乐。似乎东方人更懂得离别之时的抒情。临别时,5个人又翻看结婚时的照片,翻到最后一页,是伟同和赛门的照片。这段很有传统感觉的音乐一直伴随着离别的过程。按照电影配乐是电影主题以抽象和纯粹的方式表达的理解,这段音乐就是此时伟同父母的心声。有些凄凉,有些无奈,无法心满意足,但是也别无他求。

图片 2

然而,父亲的突然到访打乱了她的生活规律,“托尼厄德曼”的掺入更是荒诞可笑令伊涅斯不知所措。对于父亲的问题“你幸福吗?”,伊涅斯无法回答,最终在父亲装扮的诙谐人物——“托尼厄德曼”的引导下,伊涅斯找到了答案。

三月是属于春天的节日,人们的踏青自然是表现青春活力的一面,而在这个关节电影市场上出现众多青春文艺片,自然也是为人们体现青春活力的又一面了。君不见,近期上映的《过春天》就是为数不多的佼佼者,其将文艺青春糅合写实犯罪的风格,独树一帜地体现了一种略有残酷青春意味的青春片。

《托尼厄德曼》海报

图片 3

《过春天》是由白雪执导,田壮壮监制的剧情电影,由黄尧、孙阳、汤加文、倪虹洁、江美仪、廖启智、焦刚主演。故事讲述的是一个16岁单非家庭女孩“佩佩”,她的城市既是香港、也是深圳,一边有身份,一边有生活。为了和闺蜜的约定,为了自己的存在感,为了懵懂的好感,她内心的冲动被点燃。“水客”成为了她的另一个身份,一段颇有“冒险”感的青春故事就此开始。故事结尾是略有残酷青春但又温馨的,主人公佩佩和闺蜜因为男友一事而展开了撕逼,导致友谊破裂,从而约定去日本旅游之旅而泡汤了。而另一方面,佩佩出于为了赚钱买机票与闺蜜去日本,而铤而走险做了水客,但在水客的深潭里她成为了一个犯罪人。结果她身处的水客们都被警察给抓了,而16岁的她也要保释候审。虽然如此的结局难为是有点残酷和伤感,但导演的出色在于故事的结尾让佩佩和母亲依旧继续好好生活下去,如此作为一个温柔的结尾,是对青春的另一种最写实最真实最正常的诠释了。

正如我刚刚所说,这是一部非常现实主义风格的电影,整部电影满满的性冷淡风,就像女主的扑克脸一样。摄影风格低调,画面轻微抖动,明显是手持摄影,大量的长镜头,整部电影没有配乐。

影片的手持拍摄方式给人纪实感,镜头不断地对准伊涅斯的私人生活,却又让人产生距离感,尴尬的氛围贯穿整部影片,好像面对人生,人人都不知所措。父亲的搞怪牙套摘摘戴戴,显得慌乱别扭;伊涅斯嘴中不断提到的非常重要的工作,我们却只看到商场、派对和一次平淡无奇的演讲;平日里严肃霸道的老板,面对猝不及防的裸体派对竟像个羞怯的邻家大叔……

该片虽然是中国导演白雪的处女作,但由于她不仅是从北京电影学院科班出身,还拥有艺术硕士身份,自然此片的电影的艺术程度高是自然的了,使得观众觉得这不是处女作,而是一部相当成熟之作。首先从此片的选角上和视听艺术的造诣来说,就是上乘之作。你比如说选角上,导演虽然是内地的,但为了结合香港特色,请了香港老戏骨廖启智、江美仪,还有港青孙阳、汤加文等加盟,另外也结合内地的实际情况,请了佛山的黄晓,以及内地的实力演员焦刚和倪虹洁加盟,于是该一众“戏精”级别演员惊艳演绎,就显得浑然天成,使得电影增色无数。其中当如演绎佩佩父亲的廖启智尤为佳,他在影片中将一个父亲对女儿和生活的无奈唏嘘感演绎得相当饱满,其中那个他独自在餐厅外抽闷烟,与餐厅在吃东西的失落的女儿佩佩形成的同样无奈失落的情感都一起呈现在餐厅的透明玻璃上,这样演员的情感基调不但饱满,而这样的镜头设置都是显露出了导演学院派主创的扎实功底。另外自然扮演水客头目的江美仪,她也将一个时而友善时而机心重甚至有点邪恶的女头目形象也都无遗地演绎出了。

“真实”是这部影片想要呈现的。

人物是慌乱的,镜头也是慌乱的,观众的心自然也跟着慌起来,然而这种感觉或许正是我们的常态,不过是在电影中被放大了罢了。

另外,在视听艺术效果方面也是可圈可点的,由于故事是出于女主单非家庭背景,自然人物都是要在深港两地穿梭,于是普通话、粤语都得不断切换,如此的不同语言的调度十分符合中国的特色社会,也十分体现了电影真实和写实的一面,另外无论从叙事、打光调度、纪录片式摄影、配乐、剪辑等方面,都十分展现了一部文艺气质和现实力量兼具的片子,而且导演还很好地保持了克制,在成本和题材都非常受限的前提下做到了最好。其中尤为一提是,观影中,一些需要反映主人公佩佩那种紧张恐惧或者兴奋的情绪反应时,镜头都会出现定格的情况,如此增加了观众的爽感,和现场的气氛感。此外还有故事中重要环节所出现的音乐品味也是美妙的,电子乐完全衬托出了暗潮汹涌的感觉,十分符合青春少女的起伏幼嫩的心理状态。

图片 4

图片 5

最后,从电影的深层文本来说,这种将文艺青春糅合写实犯罪的题材是这类青春片的硬核之所在。片中呈现出我们需要关注的两个群体,一个是水客们的犯罪群体,还有一种群体就是以主人公佩佩为代表的跨境学童群体,这都是活生生体现在我们日常生活的。“过春天”名字表面上是十分有诗意,其实是一句“水客”之间的黑话,意为“顺利过海关过境”。片名用这个三个字有一语双关的作用,一为关注体现跨境学童佩佩穿梭港深两地的生活状态和青春经历,二为写实地揭露水客们作案的一下犯罪细节。在体现水客方面,其中一个镜头是十分突出和具有代表性,那就是主人公佩佩与电影男主角阿豪一起互相在往身上粘绑苹果手机意图过关的情节,是十分起到效果的,一方面体现了水客的狡猾又侥幸的作案心理状态,另外一方面给观众将男女主角身体接触的那种青春荷尔蒙的情愫也展现无遗,这也是克制有度地呈现出来的,这是一种最高超的反映青春期害羞懵懂情感的拍摄方式。

即使嘿嘿嘿 也是poker face

电影长达两个半小时,冲突又很冷静,很容易给人空空闷闷的感觉,我在想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于是再次回到电影中,我发现影片除了四处音乐,再没有其他音乐了!导演这么苛刻的使用音乐,肯定有她的意图。首先一方面,从四首音乐来看,第一首是父亲带着一群孩子给校长献歌道别,大家都画着鬼脸,展现给观众父亲的个人生活。

该电影中,尤为侧重表达的是跨境学童群体的身份边缘化的焦虑,没有认同感的生存状态。导演借助主人公佩佩的经历,在影片不但大量出现了佩佩在大陆日常的生活化的超现实的情景,以及她在香港只有读书,连找香港的父亲(因为父亲在香港也有一头家)也是觉得是外人,于是如此种种在某种程度上都具现化了佩佩内心割裂的身份认同。主人公佩佩作为一个单非的跨境学童,而在这个中国社会中,存在这么一个特殊的跨境学童群体,他们的青春和生活是尤为值得大家去关注的。导演也很有社会责任心地拍出一个港味浓郁、描写被夹在港陆中间尴尬地带的迷茫跨境学童少女的成长故事,并且结合走私Iphone接地气题材与青春片类型交融,自然是显得十分清新又写实新鲜。而最重要的是,据深圳边检部门的统计,2017年往返深港两地的跨境学童高达三万,而随着2013年“双非”在香港生子政策暂停,跨境学童很可能在不远的未来成为历史。至于跨境学童以后会发展到什么程度,我们暂且可以先不讨论,但有了这么一部写实又青春的电影《过春天》的存在,实在是难能可贵的,因为此片就是一部关于跨境学童为题材的社会写实电影。无可口非,这是一部反映生活,反映中国形形色色社会的一部出色青春电影。

电影的主题比较老套,讲的是父女关系,父亲觉得女儿过得并不快乐,他想通过自己的方式改变女儿,却反而给女儿的生活和工作造成了一系列的困扰。

第二首是酒吧里放着的蹦迪歌曲,昏暗的环境下各色射灯胡乱扫荡着,音乐声音大到听不清对方说什么,在这样的歌曲下,伊涅斯展现给“托尼厄德曼”自己最不堪的一面,吸毒、不靠谱的男友、放荡的好友也都一一看在父亲眼里。

导演白雪拍青春片高超的地方在于,她不同于其他如过于甜蜜,或者过于狗血和残酷的青春片,她要拍的是一种有强烈生活质感的和对社会议题有适度触碰的现实主义的作品,这部《过春天》无疑就是她有力的代表作了。此片因为具有清新文艺元素还有于水客犯罪元素的混搭风格,使得口碑极佳。在导演或者我们大众看来,所谓的青春和青春片,都不能拍得过于故弄玄虚,要拍得有真实感和社会写实感为好,正如此片最终要表达的那样:青春是总得经历那些疼痛,失落,无奈和彷徨的,随着时间和生活的流淌,都是会变得温柔和淡雅以及逝去的,我们对青春做好的负责就是好好继续平淡生活。就像影片结尾那样,虽然主人公经历友尽的痛苦,经过水客犯罪的残酷,但都是过去式,她依然乐观,继续与妈妈好好生活,当佩佩带妈妈来到当年阿豪带自己来过的香港山顶时,看到香港全景时,妈妈感慨道:“这就是香港啊!“这句叹息包含着多少的她与女儿的情绪和往事啊,但那都是过去了,重要的是她们母女依然有着一种继续好好生活下去的生活态度。而彼时此刻香港的天空也飘起了佩佩一直想看的雪,如此喜剧般的收尾,无疑是青春温馨的收场,给予人们一种青春的活力和积极的力量。

他只是想关心女儿。于是,他偷偷的出现在她的生活中,闺蜜的聚餐上,工作聚会中,“捣蛋”的父亲用自己的搞怪方式和女儿开着格格不入的玩笑,女儿快要疯了。

图片 6

青春片像《过春天》这样拍,既有社会责任感和社会现实主义的写实色彩,也有青春应有的痛楚、活力和温情和积极的情感,那就委实是挺好的了。

图片 7

第三首是惠特曼的《greatest love of all》,父女俩人合作演唱,父亲想告诉女儿的话,伊涅斯自己唱出来了。第四首是伊涅斯在家中准备派对的歌,对于这段音乐的作用我认为有两点,疑惑有一处。

生气的责怪父亲

首先作用一,我认为是带节奏增强可看性,让画面更丰富,这一场戏大半是伊涅斯的独角戏,也是她的两个自我对话有了结果的一场戏,音乐的加入像是一个标记,告诉观众留心;作用二,在于音乐的出点,也就是伊涅斯请朋友离开的点,语落乐停,是静默的方式展现强调之意,强调伊涅斯的改变。

她烦透了父亲的无厘头幽默。

图片 8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最新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是喜是悲?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