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以为熬不过的艰难时光

1、

我不记得那是何年何月的事情了。我只知道记忆与我同在,将美好的往事完美的浓缩起来,如同一笔浓墨重彩,涂抹在我们那已经变得灰白单调的生活画布上。——《追风筝的人》

   一不小心就暴露了年纪。

        什么是最痛苦煎熬的日子?贫穷?没有亲人朋友,孤独?其实最艰难的岁月莫过于没有希望,不知道绝望的日子什么时候是尽头。没有方向,不知道哪里终将是自己停靠的港湾........

我好几次回乡下都遇到过一些尴尬的事,其中令我最为难堪的就是,遇到好些年没见到过的老同学或是老朋友。大老远的,他们就朝我招手,喊我名字,热情极了。当然,我不知道他们是以怎样的方式把我这个人印入脑海,刻进骨髓,但我想这肯定和我年少时的特质有些关联。

我好几次回乡下都遇到过一些尴尬的事,其中令我最为难堪的就是,遇到好些年没见到过的老同学或是老朋友。大老远的,他们就朝我招手,喊我名字,热情极了。当然,我不知道他们是以怎样的方式把我这个人印入脑海,刻进骨髓,但我想这肯定和我年少时的特质有些关联。

 十年不短,足够沧海桑田,足够物是人非。

        30多个小时的火车,摇晃的我头晕眼花,以至于下了火车还感觉地面一直在晃。出了火车站迎面一股热浪来袭,空气里到处都是长途火车的那股霉臭味道,让人作呕。身边全是来来往往的背着巨大行李的务工者,只是从今天开始16岁的我也是其中的一员了,虽然两个月以前我还坐在宽敞的教师里和同学们一起朗诵:窈窕淑女,君子好逑......课余时间还在偷偷看从同学那里借来的琼瑶小说......生活啊总是这样千变万化上一秒可能在天堂下一秒可能下地狱......

读小学时,我的数学成绩老差,每次考试就拿二三十分,老师就会罚我站门背、跪石头、拽掉我的裤子用一根又长又软的柳条抽打我的屁股,血肉模糊。回到座位后,我就会哭,哭得呼天抢地,可没有谁安慰我,他们只会睁圆了眼睛看着我,好记住我这个人,以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好吸取教训。

读小学时,我的数学成绩老差,每次考试就拿二三十分,老师就会罚我站门背、跪石头、拽掉我的裤子用一根又长又软的柳条抽打我的屁股,血肉模糊。回到座位后,我就会哭,哭得呼天抢地,可没有谁安慰我,他们只会睁圆了眼睛看着我,好记住我这个人,以及发生在我身上的事,好吸取教训。

 十年不长,不足以遗忘,刚好怀念......

         为什么我会一下来到了千里之外的这个陌生都市,在这之前我可一直生活在我们那个小山村去的最远的地方是镇里的中学,城市的高楼大厦车水马龙晃的我头晕眼花。我很怀念那个我生活了十几年的小山村,只是人长大了就会有烦恼,尤其是穷人的家庭。村子里比我大几岁的姑娘和同龄的姑娘,陆陆续续的都去南方的大城市打工去了。村里的人说一个月能赚一千多呢,在06年那个年代一千多块对于一个山村家庭来说真的是一笔巨款。就这样一传十十传百,到后来说的好像南方遍地是钱只要去了就能捡到一样。还好那会爸爸并未受这些影响,虽然家里经常吃了上顿没下顿却还是依然让我们好好读书,希望我们有出息。

其次,我的家乡话说得很好,我会讲很多土笑话。每次上娱乐课,我就会像只猴子一样蹦上讲台,站在上面手舞足蹈,夸夸其谈,对着台下的女同学挤眉弄眼,情趣十足。

其次,我的家乡话说得很好,我会讲很多土笑话。每次上娱乐课,我就会像只猴子一样蹦上讲台,站在上面手舞足蹈,夸夸其谈,对着台下的女同学挤眉弄眼,情趣十足。

“嗨,兄弟!我们好久不见,你在哪里?”

        然而现实总是残酷的,等我读到高中的时候家里实在是供不起我们三个人同时读书,哥哥上了高三正是花钱的时候,弟弟读初三了马上也要读高中了,再这样下去这个家也被拖垮了,我们谁也不能完成学业了。所以后来姑姑再去家里说在广东上班的表哥这次要带人过去的时候,爸爸第一次松了口说问我自己的意思。我知道他是不忍心亲口告诉我,家里供不起这么多学生了。所以当姑姑来问我的时候,我虽然害怕不情愿还是轻轻的点头了。准备走的那几天,我没有表现出对学校的不舍因为我怕爸爸哥哥会难过。我知道他做出这样的选择是迫不得已,我也知道之所以是我并不是因为他重男轻女,如果他重男轻女我可能早已经在广东某个工厂的流水线,哥哥在高三的关键时刻放弃可惜了,弟弟年纪尚小,所以我一点不怨爸爸,我只怨命运的不公。

几年下来,兴许就是因为我既像个天才,又像个二货才成了那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同学们刻骨铭心,意味犹存。

几年下来,兴许就是因为我既像个天才,又像个二货才成了那样一道亮丽的风景线,让同学们刻骨铭心,意味犹存。

“嗨,朋友!如果真的是你,请打招呼。”

        在表哥的帮助下我很快近了一家规模很大的电子厂,开始了一种全新的生活。在这里我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世界,我才了解原来以前的校园时光是多么的自由。流水线作业,让笨手笨脚的我手足无措,然后总是被组长骂哭。高强度的工作,组长的辱骂周围人的嘲笑,虽然让我痛苦,但是更绝望的是我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要过多久,什么时候才是尽头。周围的女孩子都是工作几年到了适龄的年龄就回去嫁人了,然后结婚生子柴米油盐一辈子。我从未羡慕过这样的生活,因为我常常怀念起以前的课堂的时光,我希望自己有一天能够重新走进校园,过上和同龄人一样的生活,可以和同学一起讨论诗经文学,而不是在这流水线上日复一日的消耗着自己的青春。

但遗憾的是,在成长的路上,我把儿时的有些东西丢得远远的。因为我长个了,发育很成功,开始沦为生存的独立体,不太愿意把过去的一些人,一些事装进脑袋,也不太愿意怀念过去的我们。所以,后来遇到很多老同学,我就会傻愣傻愣地看着对方,尽量从他温柔的目光里读到些当年的影子。

但遗憾的是,在成长的路上,我把儿时的有些东西丢得远远的。因为我长个了,发育很成功,开始沦为生存的独立体,不太愿意把过去的一些人,一些事装进脑袋,也不太愿意怀念过去的我们。所以,后来遇到很多老同学,我就会傻愣傻愣地看着对方,尽量从他温柔的目光里读到些当年的影子。

音乐声响起,不知不觉就回到了七侠镇的同福客栈。佟掌柜的“我好后悔,我一开始就不该来这地方,如果我不来这,我的夫君也不会死,如果我的夫君不死……”;老白的“葵花点穴手”,无双的“放着我来”,小郭的“排山倒海”,燕小六的“帮我照顾好我的七舅老爷”……耳边的台词还在环绕,电视的情节历历在目,时间却已过十年……

        曾经我以为我最美好的时光会停留在16岁,然后把毕生的心血都撒在这条流水线上,哪段时间我甚至想过自杀,因为我觉的这样活着好累也没有意思,只是我一想到哥哥和弟弟都需要这笔钱来读书,我便坚持了下来。也许有人会说千千万万的打工妹都活的好好的就你矫情特殊,如果我没有通过书本有更多的思想我想我一定和身边的人一样满足开心,毕竟虽然累一点每个月却有一笔不错的收入。所以思想会让人无法满足简单的幸福,会让人纠结痛苦.........

“你看起来真的很眼熟耶!”几分钟后,我终于开口了。

“你看起来真的很眼熟耶!”几分钟后,我终于开口了。

 累点极高的我,看任何电视或电影都从未哭过的我,看到同福客栈的人出现在《王牌对王牌》这档综艺节目时,居然也模糊了双眼,想哭!

        后来哥哥没有继续读大学,因为他不忍心我在外面受苦,不愿意用我的血汗钱上大学,就这样哥哥出来上班换我回去读书了。回去之后我才知道我走之后爸爸就去学校给我办了休学,我开玩笑问爸爸为什么还想着让我回来读书,爸爸说你从小没吃过什么苦,还是多读点书好,就这样朴实的一句话让我湿了眼眶。现在我已经不太记得那一年发生的那些点点滴滴的事情了,因为大部分的时光都重复在那条流水线上。只是我依然能记起一个少女那个夏天的成长和蜕变,感谢我的亲人感谢时光给我的一切......

“必须的,不然我叫你干嘛,你以为你长得很帅啊?”同学打趣地说。

“必须的,不然我叫你干嘛,你以为你长得很帅啊?”同学打趣地说。

 十年了,岁月在每个人的身上都留下了或多或少的痕迹。不仅是他们变了,我也长大了。从十年前一个舔着冰棒,看着《武林外传》的小女孩,长成了十年后看着上《王牌对王牌》的他们流泪的大姑娘。是的,我开始怀念他们了,更确切的说,我想念那场单纯的“武林生活”了。

        以此文章纪念十年前那段艰辛的时光,珍惜现在的简单小幸福...........

“哈哈,那你叫什么名字,哪个村庄的?”我问。

“哈哈,那你叫什么名字,哪个村庄的?”我问。

 燥热的夏天,并不影响我对暑假的享受。那时,跟哥哥一起搬来小凉凳,咬着大冰棍,看着《武林外传》,对着电视哈哈大笑。老妈在一旁唠叨着:“播了几百集了,怎么还没结局啊!”。沉迷“武林生活”的我们,怎么会考虑到结局。一边模仿着“葵花点穴手”和“排山倒海”;缠着老妈买白馒头,也想学他们配菜吃;羡慕莫小贝可以每天吃糖葫芦;中秋自己做月饼,过年自己包饺子的各种习俗……想着什么时候自己可以练就“点穴手”,当一回劫富济贫的盗圣或女侠,然后找个像七侠镇一般的地方,过上同福客栈般的生活。

紧接着,同学流利地做了番自我介绍。只是一点也不像当年,此时此刻的他像是被一种外在的东西驱使着,他得把话说得越来越快,把路走得越来越急。

紧接着,同学流利地做了番自我介绍。只是一点也不像当年,此时此刻的他像是被一种外在的东西驱使着,他得把话说得越来越快,把路走得越来越急。

不知道结局是什么,以为日子会这样过去,他们还是会在同福客栈打打闹闹,欢欢笑笑,我也会在在那里陪着他们欢欢笑笑,打打闹闹。

2、

我记得很多年前,我们第一次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时怯生生的,羞羞答答,但坐在下面的同学却目不转睛,听得仔仔细细,眼睛里流淌着好奇的神韵。那时候,我们对班上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期待,我们都希望能够接受彼此,让彼此加入游戏当中。

 整个暑假,一个夏天,我都循环播放着这部电视剧。小日子简简单单,十一二岁的年纪里,有的是冲劲和憧憬。对任何事情都持有激情,上山爬树掏鸟窝,下河玩水摸小鱼,可以玩的一身污泥,一脸狼狈,但也笑着灿烂自然。

我记得很多年前,我们第一次站在讲台上做自我介绍时怯生生的,羞羞答答,但坐在下面的同学却目不转睛,听得仔仔细细,眼睛里流淌着好奇的神韵。那时候,我们对班上的每一个人都充满了期待,我们都希望能够接受彼此,让彼此加入游戏当中。

可很多年以后,我们都变得苍凉伤感。我们所说的话少了一份真情实意却多了些牵强附会,我们所做的事不再是纯粹为了自己那颗晶莹剔透的心,而是想拼尽全力接近别人,讨好别人的眼睛,活成别人想要的样子。

 那年十二岁的我,拿着自己宝贵的录音机录下了这样的一段话:我叫——今年12岁,在读小学六年级,喜欢的明星是林俊杰,喜欢的电视剧是《武林外传》  ,我想要成为一名____,希望以后能过上开心的生活。

可很多年以后,我们都变得苍凉伤感。我们所说的话少了一份真情实意却多了些牵强附会,我们所做的事不再是纯粹为了自己那颗晶莹剔透的心,而是想拼尽全力接近别人,讨好别人的眼睛,活成别人想要的样子。

难怪有人感叹,成长是色彩的变幻。不见了童话书上多彩的封面,看到的是教科书一脸的严肃。

 那时候以为,自己的要求已经不是很高了,毕竟自己是个很实在的人。现在想想,开心的生活又是怎样的呢?怎样才算呢?十年前,开心的生活也就是咬着冰棍,看着《武林外传》,十年后,开心的生活似乎越来越难,越来越远…

难怪有人感叹,成长是色彩的变幻。不见了童话书上多彩的封面,看到的是教科书一脸的严肃。

坦白说,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我又无能为力。因为美好的东西总会被某些人当做一场梦,很快就会被遗忘的,就像我不记得张同学有出现过我的世界。

 有人对我说:  “如果你开始怀念过去,那么说明你现在过得不开心。”其实哪有什么不开心,只是长大了,经历的事多了,也就想的多了,各种情绪接踵而至,有时候反而想简单点。

坦白说,我很不喜欢这种感觉,但我又无能为力。因为美好的东西总会被某些人当做一场梦,很快就会被遗忘的,就像我不记得张同学有出现过我的世界。

我问:“张同学怎么没读书,改卖水果了?”

 我不知道一日三餐要怎么解决。我以为妈妈会一直为我准备下去,后来住学校宿舍,我也以为学校食堂会一直为我准备着;我也不知道,自己也有要给结婚红包的一天,直到小学和高中的同学寄来请帖;我更不知道自己会面临房子压力,看到大深圳的房价,我望而却步,也开始理解那些“房奴”背后的心酸。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最新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 曾以为熬不过的艰难时光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