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说故事吧

图片 1

图片 2

  昨晚做了一个梦,梦见你和你的父母来到我家,我的父母热情的接待你们,大家坐下来一起喝茶聊天,桌上摆满了糖果和水果,我害羞的在一边默默听着,不敢言语,你目光如炬一直跟着我,我听见你的父母夸我漂亮懂事乖巧,我听见我的父母夸你帅气能干有上进心。

《一念红尘》 目录

中午好,走在寒风萧瑟的冬天里我总能想起很多年前,那个抱着橘猫晒太阳的午后。

文/银娘

  我听到后扭过头去偷笑,你终于忍不住冲过来紧紧抱住我,我害羞的推开你,你却没有放弃,一个公主抱把我抱起来,我害羞的问你:“沉不?”你说:“不沉,再沉也抱得起!”我把头埋在你的怀里,心里像吃了蜜糖一样甜,你把我放在沙发上,这时我弟弟跑过来,意味深长的笑着对我说:“姐,我就想问你,你们什么时候结婚?”我笑着没有回答抬头看着你,你目光坚定的说:“快了。”

妙清镜被那蓝色结界爆发出的力量震得四分五裂,细小的碎片飞到半空之中,日光下如无数蝴蝶破茧而出,四散飞走。

过去像是埋在土里的糖果盒子,尘封了很久,但突然打开的时候,里面还残留着香气,甜甜的。

说说故事吧

  然后闹钟就响了,从床上坐起来以后还在回味着这个梦,甜蜜又苦涩,甜蜜的是这一切都是我想要的,苦涩的是前两个月你已经说你要放弃,祝我幸福并拉黑了我的微信号。梦里你的脸比我弟弟的脸还要清晰。

我的……镜子……,我脑中一片空白,我的……

不出意外,昨天还是梦到你了,这回抱到了,你的脸更模糊了,但是怀里的味道我记住了。

一个一个来

  过去也就过去了,并不想在过多追问,只愿你今后幸福。

只觉得一股无穷大的力量铺天盖地席卷而来,将我整个人拉进一个漩涡之中。天旋地转,无边黑暗,丝毫力气也使不上来,……我渐渐失去了知觉。

这回你抱住我的那一刻我哭了。

从你 从她 从我

  若不爱,别打扰。

也不知过了多久,仿佛有一股暖流注入四肢百骸,一点一点将全身的痛楚和麻木驱散,灵台渐渐清明。我试着睁开眼睛。四周光线极其昏暗,适应了一会儿,视野才慢慢清晰起来。

我好像是攒了好久的委屈终于可以在你怀里哭个痛快了。

1

目光所及,我看见一个人,银发浩如霜雪,容颜俊美无匹,明明是清冷淡漠的表情,却叫人移不开眼。我用力睁大眼睛盯着他瞧,生怕一眨眼就再也看不到了。我一定是在做梦。

这回我没说抱,我只是站在你面前想开了双手,你给我了我一个婴儿推车,我说不是,你又给了我一样东西,我说不是,然后你就张开手把我抱住了。

他不是那么愿意回家

“好些了吗?”他柔声问我,声音好听得像是二月春水。

真幸福。

开开门

“帝、帝君?”我完全忘记了回答他的问题。我本来就不是聪明的人,每次看见他的时候就会变得更加迟钝。明明想给他看到最好的样子,却总是笨拙得无可救药。

可是醒来后什么都没有,除了宿醉的头痛感。

女儿扑进怀里

他竟然笑了一笑,笑得十分温柔, “看来没事了。”手指抚过我的头发,将几缕散落的发丝捋到耳后,然后静静地将我望着,星辰一样的眉眼仿佛水面上粼粼的波光。那眼神竟有点儿…深情…?我愈加肯定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有些人如果像是埋了很久的糖果,气味还是甜,但是已经过了保质期。

喊着爸爸

他手上突然用力,把我的头按在他胸口,另一只手揽过我的肩。我便整个人跌进他怀里,耳边只听见心跳的声音。


女人翘着腿窝在沙发里

“幸好没事,我差点以为…来不及…”声音竟有一丝颤抖。

那么你还会吃吗?

头也不回继续啃着瓜子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吓了一跳,不由地轻轻挣了一挣。我本来刚刚醒转,还有些头晕目眩,叫他这样一抱,几乎窒息。

“回来啦,去烧饭”

他却更加用力,霸道地将我锁住,完全动弹不得,“你怎么敢,留这样一封信给我?”他在我耳边狠狠地说。

他的眼里已经很久没有过波澜

我愣住。他这样子,只是因为那封信?好吧,我承认,信确实写得煽情了一点,但人家那是遗言嘛。

闷闷答应一声  起身去了厨房

“已经过了这么久,你怎么就不能只当是历了一个劫,好好把它放下?”那声音难得地听上去有些沙哑,却还是好听得要命, “你真是,让我一点办法也没有。我总是不能许你白头之约,你知道的。”他轻轻叹息一声,有些艰难地开口,“就许你一个同生共死,好不好?”

女儿缠着他  说着想买新玩具  说着同学扎着漂亮的头花   说着要去哪里玩

“同生共死?”我用力挣开一点,吃惊地看着他,双手抵在他胸前。他好看的眉眼离得那么近,近得能听到他的呼吸。我本来就不怎么灵活的脑袋,瞬间慢了不止一拍两拍,怔怔地道,“帝君不是说,没人能和你同生共死……”

他只是切着菜

他微微侧头,挑了挑眉,“你这是,在怪我吗?”再一次霸道地把我摁进怀里,“是要我同你道歉吗?”

女儿见他没有反应  哼了一声嘟囔着嘴跑去找妈妈

“……”我张口结舌,只觉得眼睛里有一层雾气弥漫上来。半晌,慢慢伸手将他抱住,把头埋在他胸膛上,轻轻地蹭了蹭,“要。”

不久客厅传来女人埋怨的声音

他却沉默了一会儿,良久,低低叹一口气,唇贴在我耳畔,“不是不想,是舍不得你罢了。”

“没出息”

我没想过还能从这石头做的神仙嘴里听到几句情话。好吧,姑且算作是情话吧。只觉得头晕目眩,眼睛一片模糊,心跳得喘不过气来。心里万般滋味,真不知是苦是甜。

他依然切着菜

举手擦了擦眼睛,我抱住他一条胳膊,抬头认真地看着他,“我总觉得是在做梦。要不,你让我咬一口?”

像是重复着执行命令

他皱了皱眉,“不要胡闹。”胳膊却没有移开。

动作却慢了下来

我一低头狠狠地咬下去,嘴里一丝清甜的味道,感觉他的手臂轻轻颤了一下,才心满意足地松了口,“你与我立这个约,总要有个凭据。你既答应我了,就不能变了。”眼泪涌出来,我抬手去擦,却怎么也擦不尽,声音哽咽,有点说不下去,“不变了……好不好?不然的话……我受不了。”

没有生气的眼里 有些什么浮了上来

你可不能作弄我。这些年,虽然已经痛得麻木了,可是,可是,我也并不能总是那么坚强。我所有的坚持,在刚才已经卸下,如果你反悔,我没有力气再把他们穿回去。

他记得

他低头向手臂上那个紫红的牙印看了一会儿,唇角微微上扬,说,“好。”一只手捧住我的脸,一只手抚过我额间的凤羽花,目光柔和地与我对视,“从今以后,都交给我,那些坚持,都交给我。”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最新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说说故事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