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孩子 嵇鸿

图片 1

2018年2月8日

前天晚上下雪了。我趴在窗前,看见车、路、小桌子和板凳上都留下了雪的足迹。它们似乎都是银子做的一样。雪花还在飘飘悠悠的落下来,好像在电视里看到的圣诞节的场景。

1920年出生。江苏无锡人。着有童话集《最珍贵的礼物》,剧本《雪孩子》等。

      “同学,请问你是在堆雪人吗?”

一年级陈恩心

图片 2

这场雪下得真大。雪花把树枝盖得满满的,压得弯弯的;地面上粉白粉白,积雪已经有几寸厚了;小木屋顶上,像铺了一条厚厚的白绒被。不过,到晌午时候,雪就渐渐地停了。

      一开始,我只是想在她背后默默地记录下这一雪天特有的风景,拍完这张照片后一种强烈的参与感蓦地涌上心头,可能就是所谓的“福至心灵”“命运”之类的东西吧,我走上前轻轻地询问她。

  在一个冬天的早晨,雪花飘飘,小美戴上帽子和围巾手套出去玩雪。她看到地上有很多好多的雪,小美说:“正好可以堆雪人。”于是,小美开始堆雪人。


小木屋里住着兔妈妈一家。这一家也不过两口人:除了免妈妈以外,就是她的孩子──小白兔了。现在,兔妈妈乘着雪停,打算上外面去找些吃的回来。她对小白兔说:“孩子,家里萝卜没有了,妈……”

      她有点受惊般地抬起伞,可爱地偏着头望向我。

  过了一会儿,她就堆好了一个大大的雪人。小美看着眼前的雪人,发愁的说:“雪人没有眼睛、鼻子、胳膊……怎么办呢?”小美想了一下,就急忙跑回家里,拿来一堆东西。她拿来扫把当雪人的胳膊,胡萝卜当鼻子,樱桃当衣服的纽扣,又用冰糖葫芦当耳环。她又在地上找来了石子当雪人的眼睛,找来了树枝做好了雪人的头发。她还给雪人带上了围巾和眼镜,穿上了鞋子。接着,她把装雪的铁桶盖在雪人的头上当帽子。最后,她还给雪人的帽子上绑了了两个粉色的气球。“不过,还是没有嘴巴怎么办呢?”小美一个人自言自语的说着。她望了望四周,捡起地上的糖果纸,给雪人做个一个可爱的糖果嘴巴。

第二天上午,妈妈说要去清理车上的雪,还可以堆雪人。我兴致勃勃的跟着去了。

兔妈妈的话还没说完,小白兔就抢着说:“妈妈,萝卜还有着呢!”说着,他挪动小板凳,爬了上去,伸手在墙上挂着的篮子里取下半个胡萝卜来,递给妈妈。

      大大的眼睛、白净的皮肤和带着笑意的嘴角,仿佛没有任何攻击性的小白兔。那一刻我知道我们大概是可以一同完成这个雪人了。

    小美把雪人装饰的可漂亮了,她高兴的跳起来欢呼着“太美啦!太美啦……我太喜欢冬天啦!”

下了楼,我们踩在松软的雪上,来到车旁边。刮完雪以后,我找出堆雪人用的扣子、胡萝卜、帽子等,以及铁锨等堆雪人用的工具。我们先把一堆雪堆到一个地方,把它们拍紧,当雪人的身体。然后做雪人的头。妈妈先团一个小雪球,我们再往上面加雪,然后把头安到身上。接着我们把扣子、胡萝卜和树枝安上,当雪人的眼睛、鼻子、胳膊。最后妈妈在墙旁边找到一个篮子,把它戴在雪人的头上当帽子。这样一个可爱的雪人就做好了。我们还和它照了照片。

“这怎么够吃呀!孩子,”兔妈妈将胡萝卜放在桌上,“妈妈该到外面去找几个大萝卜来才行。”

      “那我和你一起堆吧。”我在她身边蹲下,四目相对。

图片 3

她顺手从墙上取下篮子,“骨碌碌……”从里面滚出来两颗晶亮。乌黑的龙眼核。小白兔赶紧拾了起来,心疼地说:“妈妈,这是雁姐姐从南方捎来送给我的。到了春天,我要把它们种在屋前,左边一棵,右边一棵,长出两棵龙眼树来呢!”说着,他把龙眼核小心地藏在胸前的衣袋里。

      “好啊。”她笑着说。


“噢,”兔妈妈一面应着,一面挎起篮子就往外走,“孩子,乖乖地在家里烤烤火吧……”话还没说完,就被小白兔一把扯住衣角。

      我看着光秃秃的雪人沉思了几秒,回身捡了个树枝的空档,小白兔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堆糖,选了两支草莓味的棒棒糖给雪人当了手臂。

看着这个雪人,我高兴极了。它站在那里,似乎也很高兴。我想, 它要是能像爱莎和安娜堆的小白一样有生命力,那该多好!如果它能永远不化,那该多好!我看着这个雪人,真想把它带回家,让它和我们一起住呀!

“妈妈,我也去,我也去!”

      我愣了下,“你特意为堆雪人准备的糖果?”还能有这种操作?


“不,你不能去。”兔妈妈哄着小白兔说,“外面冷,冷得尾巴都会冻掉哩!孩子,家里多暖和!”说着,她蹲下来往火塘里添了几根柴。

      她笑得更开心了,俏皮地拍了拍自己的口袋,显然是有备而来。

那一天,我真高兴!

“不,我要去,我要去!”小白兔扯住妈妈的衣角不放,并且哭起鼻子来了,“妈妈,你走了,我独个儿在家多寂寞呀!”

      我选了一个粉嫩嫩的蝴蝶结糖纸以昭示自己苟延残喘的少女心,吧唧按在了雪人理应是脖子的部位;小白兔有样学样,也拿出一个绿得发亮的糖纸吧唧按在了雪人圆滚滚的肚子上。

妈妈拉开屋门,凝望着外面一片白茫茫的积雪,忽然高兴地说:“小宝贝,妈妈给你堆个雪人,你有了伴儿就不寂寞啦!”

      嗯,很好,红配绿,很时尚。

“好,堆雪人!”小白兔揩着眼泪笑起来,跳着、蹦着。

      待我们搓完了雪白的小羊角辫,安上了树籽小眯眼,便开始为雪人的嘴发愁了。

于是,兔妈妈放下篮子,搀着小白兔走到外面,七手八脚地堆起雪人来。小白兔当小助手,捧着雪传递给妈妈。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最新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雪孩子 嵇鸿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