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贪婪的大脑-为何人类会无止境地寻求意义》读

拖延症患者的一天

2017年的新年已经到了,在过去的2016年里发生了太多事情:

书籍信息

-作者:Daniel Bor[英国]

-译者:林旭文

说明:*本人是认知科学的门外汉,看书记录纯粹是习惯。如有错误,敬请指正,不甚感激!*


这是一本研究意识科学的著作。内容涉及哲学、生物学、神经科学、心理学等。作者坚定地认为意识是大脑的产物,是物质性的,大脑就是一台计算机。本书的主要论题是:意识只是一种信息处理过程。

很多哲学观点认为意识以某种方式独立于身体而存在,比如笛卡尔著名的身心二元论。作者反对这些哲学观点,并且认为,比起那种认为意识独立于物质世界的观点,认为意识是大脑活动的产物,是一种物质的处理过程是一种更科学的观点。

从生物学角度,作者说明了意识不是突然神秘地出现的,而是像自然界所有生物一样,有一个逐渐发展的过程,并与准确获取有用信息的、普遍的生物机制密切相关。我们大脑及意识的运算信息,反映了进化过程中几乎所有的特性。

进化的基本理论极其简单:所有生命体共同的祖先经过几十亿年的时间进化产生了上百万种不同的生命形式,各种生物为获取资源而互相竞争。那些有利于有机体生存与繁衍的特性被保存下来并进一步发展,那些阻碍生存与繁衍的特性经过几代的演化逐渐消失,物种的特性经过一代代的变化,才产生新的物种。其中隐含着生命体的一种内在需求,即准确反映世界相关特性的需求。从某种角度上说,这种内在需求是进化的本质,可能有助于创造基因、DNA,甚至是生命体。

通过基因突变方式的进化需要长时间的更新换代,这种了解周围环境的方式效率太低。较为理想的一种方式是,在有机体的一个生命周期内就获取相关知识,这种方式称为内在进化。人类大脑就像一个内在进化的世界,学习和思考就是进化的过程。我们的大脑能充分、准确地反映世界,我们几乎不需要浪费一点体力,就能产生各种想法以及做大量选择。并且这种方式很安全,我们思考各种选择时不用冒任何风险,不会在基因优劣的竞争中失败而无法生存,或者因为一些失误而造成身体上的损伤。

图片 1

图1 大脑结构图(图片来源自网络)

参照上图,先大致介绍一下大脑结构。我们的大脑像城市一样,最古老的部分处于中心部位。

大脑的中心主要是脑干(brain stem),又称为“爬行动物脑”(reptilian brain),因为这是我们人类与爬行动作祖先共同拥有的唯一区域。脑干是连接大脑与躯体的通道,我们身体所有的感觉信号都是通过脑干传给大脑的其他部分。相应地,较为复杂的大脑区域的命令会经过脑干,传向脊髓,再传到身体其它部分,以顺利执行运动命令。脑干还控制着其它基本功能,如呼吸和心率。

围绕脑干的部分是边缘系统(limbic system),这是人类与最早的哺乳动物共同拥有的区域。这一区域可以称作本能中心,决定了我们的性取向和性嗜好。边缘系统影响饥饿和口渴的感觉,能调节体温,而边缘系统神经元有节奏地运作使我们的生物钟具有规律。另外,像愤怒、恐惧这些原始的情绪,以及逃离危险或挺身而战的本能反应,都是由边缘系统决定的。

在大脑的这一中间地带,有一个特殊的区域值得一提,那就是丘脑(thalamus)。丘脑是大脑的中转站,将大脑各个部位联结起来。丘脑是影响我们感觉的重要结构,能使信息在大脑内顺畅流通。

大脑的第三个区域是大脑皮层(cortex),大脑皮层最晚出现,是包裹在大脑其他部分的外壳,只有高级哺乳动物才具有大脑皮层。我们最为复杂、灵活的精神活动发生在大脑皮层这一区域。大脑皮层能够复制、甚至可能改变或控制大脑其他两个较为原始的区域的功能,但是同一种功能发生在大脑皮层会比发生在其他两个区域更为复杂。

图片 2

图2 大脑皮层结构图 (图片来源自网络)

大脑皮层由四部分(或者称为四叶)组成,大脑左右半球各有四叶,呈对称分布。

枕叶(occipital lobels)位于大脑皮层最后部,离眼睛最远,却负责处理视觉信息。

颞叶(temporal lobes)位于大脑中间低端,处理听觉信息,并具有部分语言功能(尤其是左脑)和识别物体的高级视觉功能,还有长期记忆功能----存储我们见过的脸孔的信息,经历的事情以及对意义的感知。

顶叶(parietal lobes)位于大脑后部顶端,处理空间信息和触觉信息。空间信息处理体现为:表现数目,以及通过记住一个空间的多种事物进行短期记忆。顶叶还具有集中注意力、关注细节的能力。顶叶的后部负责处理复杂的思想,如智商测试。

额叶(frontal lobes)不参与任何感觉信息处理。移除一个大脑半球大部分的额叶,不会造成明显的损伤(除了主要运动区所在的额叶后部之外----我们暂且忽略这一部分)。额叶最前面的部分,被称为眶额叶皮层(orbitofrontalcortex),是次级情感中心,对边缘系统较为原始的情感起补充作用。我们复杂的情感在这里被激活,如在社交场合如何应对,如何根据风险或回报的程度采取相应的行动。

额叶的其他部分负责处理我们最为抽象的思想。这一部分与智商直接相关,负责处理复杂或新奇的任务。

额叶外侧的中间部分称为外侧前额叶皮层(lateral prefrontal cortex),与意识的关系最为密切,许多功能与后顶叶皮层(posterior parietal cortex)相同。

大脑和大脑皮层结构解释到此结束。接下来作者以全身麻醉状态研究无意识状态。无意识状态下的神经元以整齐、缓慢、沉重的方式在运作,只能处理最低限度的大脑信息。这些神经元可能在努力传递比附近神经元更多的信息,但是由于太多的神经元在步调一致地运作,他们接收不到任何可以传递的原始信息。只有神经系统内信息之间进行积极的转移与混合,才能产生意识。

之后作者分析一些无意识的研究实验,说明了无意识状态下只能处理相对简单的,几乎不具备任何结构的信息,只能进行非常简单的学习。但是大量的实验表明,无意识和非理性在很大程度上左右了我们的选择。研究表明,意识的作用是进行重大革新,揭示深层的模式,但在做决定时只是起辅助作用,而不是支配作用。从生物学上来说,人类的目的是为了生存和繁衍,无意识为这个目标尽一切努力,而意识是协助无意识达到目标的高级助手。

不过不用绝望,觉得失去了自由,很多情况都表明,意识在我们做决定时起了关键作用,尤其是从全部的决定来看,而不只是关注那些简单的、任意的选择。重要的区别在于我们做的决定是习惯性的选择还是新的选择。那些习惯性的、重复的决定看起来是不自觉的、无意识的,但是在最初的时候,也是经过有意识的思考才形成的,只是我们已经忘了这个思考的过程。无意识无法进行具有结构性的、高级的思考,因此在做这些重要的复杂决定时,意识起了不可忽视的作用。

接下来终于要讨论意识了,首先第一个问题是注意与意识的关系。注意对接受到的信号进行过滤和提炼,然后输出的信息将转变为意识。大量实验(如盲视实验)表明,我们所注意到的内容就是我们所意识到的内容。能够进入我们的感觉范围的刺激物很多,与之相比,意识的范围很窄。我们真正能够意识到的只是小部分内容,这使我们看不出一个场景中的显著变化,注意不到发生在我们眼前的突发事件。这种现象的另一个结果:使我们更深入地了解事物的某些特征,从而更出现地完成与这些特征相关的复杂任务。关于提炼,实验表明注意能使我们有意识地看一些信号微弱的事物,离开注意,我们观察不到这些事物。

那么注意是如何运作的呢?一种普遍认同的观点是:注意的产生是神经元之间相互竞争的结果。斗争在高于神经元的层面进行,是信息源之间争夺有限的注意资源的斗争。

通常几十亿条信息涌入我们的感觉器官,或者围绕无意识不停地跳跃,注意对这些信息进行过滤,最后保留3~4个意识项目。注意的过滤过程规模非常大,但是提炼能够弥补大规模过滤的缺陷:每个项目都是无比复杂的意识对象,虽然数量极其有限,但每个意识对象都要经过评估、比较与控制,过程无比复杂。

这个注意输出存储系统,体积很小但功能强大,被称为“工作记忆”(woring memory)。工作记忆是短期记忆的容器,在这里可以对意识各个项目的信息进行记忆、重整、评估,即使这些信息来自不同的感觉器官或属于不同的类别。工作记忆的第一个特征是它极其有限的存储能力,只能容纳少数几个意识对象,具体来说人类是4个。第二个特征是一个工作记忆对象(称为“组块”)能够包含极其复杂的信息。

那么我们大脑中到底哪个部分产生意识呢?意识是一系列紧密联系的处理过程的集合,其主要活动区域是前额叶—顶叶网络,注意和工作记忆是其两大显著功能。

关于什么事意识、如何产生的基本内容就是如此,作者在后面的内容中还解读了动物的意识、大脑损伤对意识的影响、意识异常导致的精神疾病等内容。

我觉得书中提到的注意系统是非常关键的一个部件,现在的人工智能在这方面非常欠缺,基本上还是由人来挑选供机器学习和研究信息,所以现在的人工智能都还只是弱人工智能,只能解决专门的问题,无法想人类一样解决普遍问题。但是书中对注意系统如果工作、组块的结构、大脑内保存的信息的结构等有助于工程实现的知识都没讲到,也许是尚未有合适的研究成果。

为什么事情越紧急,我们越容易肌无力

有过一个时期,我觉察到自己越来越不能做完一件事情。因为各种原因,虎头蛇尾,自己定下的计划,总是不能完成,那些事情并不是别人逼着我去做的,都是我自己想做的,有相当的热情和动力。

全国实行二胎政策,英国脱欧,杭州G20召开,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韩国总统朴槿惠事件,里约奥运会,林丹出轨,霍建华林心如结婚,舒淇冯德伦结婚,马蓉出轨经纪人,张靓颖结婚,林宥嘉求婚丁文琪,王菲演唱会等等……原来这些都是去年发生的事情,好像它们才刚刚发生,又好像已经过去了很久。

明明知道当下自己最该做的事情是什么,却就是忍不住去看微博、去逛网店……

明明事情已经火烧眉毛,却还是用各种方式—比如喝水、聊QQ 来逃避全情投入……

明明不做最该做的事情时,心里如同压着一块大石,食不知味,夜不能寐,却就是不能集中精神把事儿麻利做完……

终于在2010年和2012年两次末日预言的喧嚣中,我打算正面解决问题。末日预言就算是纯粹的以讹传讹,也值得去好好考虑一下:如果生命中的日子所剩不多,一个人到底要去做些什么。可以说,每天活在末日的警醒中,让我完成了不少艰难的选择。看似很长的生命,计算起来连百万数量级都不会超过。熬不过去的痛苦便轻如鸿毛。

图片 3

为什么事情越紧急,我们越容易“肌无力”?

我在寻找如何能够做到“完成一件事情”的过程中,首先帮助我的是“GTD”,就是“Get Things Done”的缩写,提供了诸如做笔记和做日账本这样的方式。然后就是一些积极心理学方面的通俗自助书籍,当然专讲故事的心灵鸡汤除外,这些书籍作为指引,很多都是通向幸福生活的指南,总体来说是宏观的。此后,我能够把一件事情做完的情况多了起来。

新的一年我又开始制定2017新年计划

要紧事肌无力

《职场》联合腾讯网做了一个调查,想看看我们身边究竟有多少人面临这样的内心囧局。结果,针对“你会明明知道自己此刻最该做什么,却就是耗着不做,用别的无关小事(比如网购、看微博)来拖延时间”这个问题,参与调查的788 人里,有高达76% 的受访者表示“太太太神准了!我就是这样的!”随机挑选了几位受访人进行追访,以下是他们的具体表现,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表现不是个例,而是大多数——

  • A是个高三的学生,他说自己“有一堆功课要做,却宁愿发呆也不愿意做明知应该做的事情”。
  • B是公务员,她说:“ 经常有重要而紧急的材料要写,第二天上班就要交给领导,结果……我就会比平时都更勤快地去洗衣服,或去干些并不紧要的事情,心底其实还在为写材料的事着急,可是就是不去做。”
  • C是个刚刚工作的小白领,正在谈女朋友,他很奇怪自己“明明下班有约会,而且临近下班工作还没完成,但越是知道要抓紧就越想跑出去抽烟偷闲,结果耽搁了没能准时去见女朋友,两个人又因此闹别扭”。
  • D是广告策划,“经常需要写方案,越重要紧急的越迟迟不想动手,各种上网各种聊天,实在没得聊就随手抓起一本杂志来看,最妙的是这本杂志我已看过好多次了。”
  • E说他周围很多人都跟他差不多:“上班时间不想做事,聊QQ、看微博、网上乱逛,非要等到晚上夜深人静该睡觉的时候才加班。知道不好,为什么,

不过最近,我发现自己有一些拖延的倾向。所以,找了几本关于解决拖延问题的电子书,放着当参考手册。其中皮尔斯· 斯蒂尔写的《拖延心理学2》恰好图书馆有纸质书,所以在没有看电子书《拖延心理学1》的情况下,就开始阅读。

图片 4

为什么我们明知不可为而为之?

两天时间就读完了,很多内容是跳过的。看过许多的心理学自助书籍,发现它们的写作框架都大致相似。

拖延症真是我通往梦想的绊脚石。

从神经学领域解读

为什么我们不能履行明知正确的决定?

柏拉图曾经有一个比喻:

自我(有意识和理性的上层建筑)对本我(生产欲望的原始工厂)的管理可以以车夫驾驭马匹相比,马提供动力,车夫具有选择目标并控制悍马行动方向的权限。

有意思的是,我们的车夫失灵了。车夫告诉我们应该赶紧把工作完成再玩乐,事实却是信马由缰、难以控制——从神经学角度来分析,似乎更好解释这种矛盾心理。

为什么我们一边焦虑自己没做正事,一边仍然不做正事:在我们大脑中,脑岛分泌厌恶情绪,而伏隔核(NAcc)则是产生快乐情绪的脑区。

所以,如果那个“正确的决定”的完成过程并不那么让人开心,甚至光只是想着要动手去做就会让我们分泌厌恶情绪,所以大脑会试图寻找更多的快乐因子来抑制或者平衡脑岛的分泌,以保持好心情。

所以那些会让我们感觉到些微快乐的小事情,哪怕那种快乐很微弱,也会让我们难以抗拒,于是我们吃零食、逛淘宝站、聊天……做一切让我们觉得可以快乐的事情作为去完成那件“最该做的事情”的前奏,但是又因为的确没有在做该做的事情而心生愧疚,并且因为deadline 的日益临近而充满焦虑,于是这种焦虑的坏心情需要更多的多巴胺来填补,需要更多的吃零食、逛淘宝、聊天……恶性循环。

为什么我们在做“正事”之前总成瘾似的去打开某些固定网站:很多人在打开电脑做“正事”之前总习惯性地会打开某些网站(比如微博、新闻门户)浏览,甚至在做事途中,只要打开浏览器就会下意识地进行点击——本来这种浏览和放松是作为完成工作之后的一种自我奖赏,它原本属于一个典型的“奖励回路”(设立目标→克服困难→达成目标→感觉快乐)的一部分,但当这种奖励行为可以不用通过克服困难就能获得,或者说我们可以提前或者在间隙中也享受这种奖赏,那我们为什么要等到完成工作之后呢?于是奖励回路被打乱,通过奖赏得到的快乐感也被打乱,又是一个恶性循环。

为什么我们不能超越自己冲动,做最合理的决策:大脑里还有一个关乎理性思考和控制力的重要组织叫做“前额叶皮层”,它的有效运作能让我们超越自己的冲动,做出最合理的决策。

如果前额叶皮层出现问题会怎样?著名神经学家肯尼思·海尔曼(kennethheilman)研究发现:如果脑部有肿块压抑着“前额叶皮层”,这会导致出现“执行功能障碍”——无法保持一致的目标,不考虑行动后果、无法压抑原始欲望,并且行为和决策不是由内部目标驱动,而是完全由外界刺激引起。换句话说完全没办法做出“正确的决定”并履行——这都是因为“前额叶皮层”受损的关系。

尽管我们绝大多数人都没有必要担心自己脑中的这个脆弱的组织有病变的嫌疑,但是值得注意的是,一项发表在由科学家和医生组成的权威机构“PLoS”上的研究成果已经证明:上网成瘾者的“前额叶皮层”会萎缩,并且上网持续时间越长,组织减少(萎缩)越明显——作为终日对着电脑工作的大多数工作人来说,这并不是个好消息。所以,在我们谴责自己为什么不能履行明知正确的决定之前,先停止那些不必要的上网时间吧,多多少少,它会影响我们做正确的决定。

第一部分是解释拖延,给出一些拖延的案例,把拖延对人生和社会的影响,展示给读者看。这是吸引读者的一种方式,如果恰好有人和案例中的遭遇相似,他就可以对号入座了。这部分,除了对拖延的定义,其余只看个标题就跳过了。

图片 5

从心理学方面解读

我们为什么一直推迟自己知道最终无法逃避的事情?

很多人把拖着不做“正事”归结为一个时间管理的问题,对此,美国加利福尼亚大学的心理咨询师简·博克和莱诺拉·袁在她们合著的《拖延心理学》中总结得很好:“拖延从根本上来说并不是一个时间管理方面的问题,也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复杂的心理问题。根本而言,拖延的问题是一个人跟自身如何相处的问题,它反映的是一个人在自尊上的问题。”因此不是说某某对工作上要做的那件事心生厌恶,所以一拖再拖。正如简·博克所说,“淡淡依靠对喜欢和不喜欢的表面汇报就对人们拖延的原因作出解释是一个错误。”因为拖延可能是应付恐惧的一种心理策略;可能是因为太过追求完美;可能是因为恐惧成功;可能是希望自己拥有自主权;可能是害怕被孤立,希望被关注和帮助……

美国心理学家皮尔斯·斯蒂尔在对近800 项关于拖延的研究成果进行总结后找到了四个最可能构成拖延的成因——对成功信心不足,讨厌被人委派任务,注意力分散和无法自我约束,目标和酬劳太过遥远。那么你究竟属于哪一种呢?


第二部分是从心理学的角度解释拖延的生物生理基础。这部分的作用,相当于定理、定律和规律,是让整本书不至于“鸡汤化”的重要环节,也是区分学术流派的不同导致解决方式不同路径的基础。如果你已经看过某些接近的理论,这个章节一定要看。

但我们都知道,其实拖延症并不属于心理疾病的诊断的范畴。

文章版权信息

  • 原文作者:王舒婧
  • 原文地址:http://blog.renren.com/share/229852637/10990042394
  • 本文关键词:行动管理,紧急,肌无力,拖延,注意力,自我约束
  • 版权声明:本文由做自己的CEO团队转发,所有版权归属原作者。

第三部分是具体的措施了,也是本书最重要的部分,自己掏钱买书的大多为这个而来。有些人会跳过第二部分直接进入第三部分。理论即使心理学的通俗自助书籍中,也是有些难的,主要是一些专用名词的含义在一般人眼中和写作的专业人士使用起来是不一样的。但是跳过第二部分会导致你犯一个严重错误——就是把这些具体的措施本身当做目的,有“强迫症”倾向的尤其。

《中国精神障碍分类及诊断标准》里并没有“拖延症”这个词。除了一些精神疾病带来的拖延症状:强迫症、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被动攻击型障碍、抑郁症等以外。

推荐阅读 ====== 请点击蓝色文字可以收听该篇文章的音频

学习学习再学习–相信自己一定会进步-音频 一只漏沙里细沙流完是一段时间。一炷馨香袅袅烧完是一段时间。你用什么东西量时间?

**人生这么短,哪有空嫌晚-音频 **人生这么短,哪有空嫌晚。特别是知道自己落后了,还不改变,光在这儿感叹时间不够用,有什么用呢?

在看第二部分时候,我发现了一个印象深刻的内容。

更多所谓拖延症其实是我们在以调侃的方式自嘲,缓解压力,宣泄焦虑,或是得到理解与安慰。

我们的拖延是大脑的边缘系统和前额叶皮层共同作用的结果。边缘系统是我们欲望和冲动的来源,它只对眼前感兴趣。前额叶皮层则是理性的,可以对将来发生的事情做出预见,预见的准确性暂时不管,针对这个预见,他可以控制自己当前的行为。一个幼儿被糖果吸引,哪怕他已经因为吃糖把牙齿全部毁了,而且他即使知道,去看牙齿又要受一番罪,他也抵挡不了诱惑,更不用说到了青年老年因牙不好要是去的诸多美食乐趣,因为他的大脑前额叶皮层只发育了一点点,抵挡不住来自大脑边缘系统的原始的自动的冲动。就算到了身体发育基本完成的十八岁,前额叶皮层的作用还是不怎么管用。父母、学校、社会,会扮演这些年轻人的体外前额叶皮层,一直到其二十岁左右。

图片 6

人在完成某个事情的时候,经常会被各种东西吸引,而且大脑的边缘系统,是无意识地在控制你的行动,所以拖延是时时刻刻都在的。大脑边缘系统是“活在当下”这种生活哲学的生理基础。它利用了大脑边缘系统的特性,让我们过的感觉良好,对立刻发生和可以掌握的事情的即时奖励的那种回馈。

除了希望被别人谅解,人们可能没有意识到,冠以“病”之名,我们也是为了更容易被自己谅解。

随着我们的衰老,大脑也一起老去。前额叶皮层遵循着“最晚得到,最先失去”的原则退化的更加迅速。所以那些老人会象孩子一样的任性、固执和蛮横。如果一个人没有在进入后半生中年之后着手改变自己,看到自己丑陋的,邪恶的一面,未对人性有所理解,并去面对它、正视它,那么老年生活必将是被众人嫌弃和厌恶的度过,在避之不及的状态中,孤独度过。

拖延症的名词来源是1979年美国心理学家简·博克和莱诺拉·袁在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开设的团体治疗课程。他们的研究成就了1983年出版的《拖延心理学》。

第三年部分的内容是各种心理学成果应用于解决拖延。各种理论和方法背后的原理,大量分布在积极心理学当中。所以,书中所列的很多方法和内容,我都已经做过了。

而将拖延症成为显学的是诺贝尔经济学家—乔治·阿克洛夫。曾经他有一箱衣服要从印度寄往美国。但这要用去一天的时间,他就决定晚一点再寄,日复一日,他就这样拖了八个月

最重要的,是“螺旋成功法”,其本质是“用成就激发自信,自信带动追求,追求又创造出更大的成就。”用一句话说就是:成功乃成功之父,这里终于为已经有了“母亲的”成功找到了一位“父亲”。失败乃成功之母的意思,明确说是从失败中学习。“螺旋成功法”把任务切分成空间和时间上的若干部分和目标,小处着手,关注点滴进步。

诺贝尔得主毕竟不一样,他竟然由此发表了论文,走向人生巅峰。

对于那些深深的纠缠在拖延泥沼中的人来说,他给出了实验性的内容,让人重获成功感,而避免拖延的恐惧和负面影响。

图片 7

  • 参与体力劳动。因为肌肉时刻会给你反馈,让你记住自己的能力和成功。这个方式是与大脑边缘系统合作。
  • 去一个你一直想去的地方,但你自认为永远都去不成。这个行动,让你的大脑豁然开朗,对加给自己的限制有了明确地认识。
  • 尝试冒一回险。体会决绝的风险和全身心投入的程度。这个我还没有尝试过,不知道是不是会和书里说的一样。
  • 挑战自己,将自己原有爱好提升到新的水平。

拖延其实分为两种:积极拖延消极拖延

通过对上面所做的事情的直接体验,给你那些拖延未决之事带来启示和参照。

结果不确定时,拖延、等待、回避比行动更具有价值,因此拖延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一种策略,通过拖延可以争取机会、做好充分准备、避免冲动,以便做出更深思熟虑的决定,并及时实行。这便是积极拖延

其余的克服拖延的方式方法有:感同身受法,苦乐同行,化激情为长期的事业,驯服冲动,以及专注。关于专注,可以专门去看埃伦·兰格的《专念 :积极心理学的力量》,可以得到更加全面的认识。

图片 8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最新报道,转载请注明出处:《贪婪的大脑-为何人类会无止境地寻求意义》读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