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梦青春一梦你

矜持和性是两码事吧

穿过嘈杂的校园,回到嘈杂的班里。

  我十五岁第一次见到洛妉,那天下着大雨,晚上,我哥从外面带回来一个女孩,似乎,有一种生人勿近的气息。

图片 1

写在前头:

“组长,给,作业。”

  我爸妈长年在外工作,所以家里就只有我和哥哥两个人住,我们也从小学着独立,哥哥虽然有很多狐朋狗友,但很少带到家里。

接电话的时候,洛洛正在吃着火锅,她的右手还不忘夹了一筷子金针菇,“喂”“嗯”,短短两声之后,她颓然地放下筷子,蔫蔫地趴在桌子上,“安然,我们去唱k啊,我请客”,安然一嘴的牛肉丸,无法回答,只能笑成咪咪眼,拼命点头~

“我想说其实你很好,你自己却不知道,真心的对我好,不要求回报”,唱完这几句,心痛到无以复加,洛洛慢慢地蹲下身,低着头,坐到地上一动不动,吓得旁边的安然抓紧跑过去,“洛洛,你怎么啦,别吓我啊,哪里不舒服?咱上医院吧?”,“安然,七年了,我们都分开七年了,可我这里还是疼啊”,洛洛一抬头已然泪流满面~

在第六次经过操场之后,洛洛很没节操地放弃了自己找到寝室的打算,要知道作为一名有尊严的路痴,开口问路是多么的痛苦无奈啊,可是…“帅哥,请问女生寝室怎么走?”秦皓抬起头,手里的篮球有一下没一下地拍着,“就向西200米就是了”,“那个,呃,帅哥,再请问,哪边是西啊?”她吐一下舌头,不好意思地搔搔头,秦皓闻言仔细打量来人一眼,圆圆脸大大眼,厚厚的齐刘海,萌萌的丸子头,嗯,很可爱,这是秦皓对洛洛的第一印象。

“一份麻辣烫”两个声音同时响起,抬头一看,咦原来是你,“路痴学妹,你好”,看到熟人本打算来个大大微笑的洛洛,硬生生把笑容收了回去,“你是谁啊,本姑娘又不认识你,哼!”鼻子里重重地哼一声,高高的抬起头,犹如一只骄傲的白天鹅,提着麻辣烫,她翩然离去,仿佛这样就可以掩盖自己不认路的糗。吃了闭门羹,秦皓讪讪地摸了摸鼻子,不知怎么得罪了这位小姐,殊不知,某个不认路的家伙,最讨厌别人叫她路痴,哪怕她就是…

大学城旁边的破街是大学生的天堂,名为破街它却一点也不破,各种好吃的,好玩的,应有尽有。就在街边的小摊上,老张的麻辣烫真是一绝,洛洛最喜欢在麻辣鲜香的红汤里吃一口豆腐皮,再来一口金针菇,用她的话来说“为了这口吃的,如果不是张大爷六十多了,说什么我也得死乞白赖地嫁给他”,引起了全宿舍的一致共鸣。陈钰是公认的校花,肤白貌美大长腿。“妹妹,我们大哥让你过去喝几杯”,三个纹着青龙的人,流里流气地调笑着陈钰,寝室里的人哪见过这阵仗,没人敢吱声,陈钰更是吓得大气不敢出。只有洛洛笑咪咪地说“大哥,哇撒,我最崇拜大哥了,带我去看看吧”三个人一脸黑线,默默地完成了大哥的任务,还买一送一。见到所谓的大哥,不过是十八九岁的毛头小子。他一只腿踩在凳子上,斜斜地坐着,“美女,以后跟哥混,保证整个N市每人敢动你!以后,你就是哥的女人,快叫大嫂!”一个瘦瘦高高的男孩一头黄毛,戴个黑墨镜假装酷酷地说道,起来抱住陈钰,眼见就要吻下去,旁边的口哨声吹起~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干脆利落,“敢动姑奶奶的人,找死!”洛洛帅气地一哼,“大哥”的鼻血就流了出来,小弟一看就要往上冲,瞬间围过来几个男生,“我们已经报警了,你们别乱来”,一记凌厉的充满杀气的眼神甩过去,气沉丹田,洛洛大吼一声“不怕死地就过来!”一个漂亮的飞踢。几个人扶着大哥灰溜溜地走了,只是黄毛“大哥”恶狠狠地瞪了洛洛一眼,“我cao,你他妈等着”洛洛假装要追,大哥忙不迭地飞跑离开。“吓死我了”陈钰抱着洛洛惊魂未定,洛洛长吁一口气“也吓死我了,四个人,我可打不过”,秦皓搞笑地看着洛洛,这个姑娘,真是个活宝。他们宿舍集体出来吃饭,不料还能英雄救美,其他人围着陈钰,嘘寒问暖,只有秦皓好笑的看着洛洛,“谢谢你”洛洛真诚道谢,“嗯,你是练家子?”,“你是说这个”伴着一个漂亮地侧踢,“哼,小姐姐可是黑带!”

说实话,看到征文的的第一瞬间想到的就是她,一个个性极其特别的人。对,我只能用人来定义她,因为我不知道她到底是男是女,虽然我用“她”这个字代表。

法印刚坐下,左边的女同学就把作业扔到了自己座位上。

  “哥,这是谁啊?女朋友?”我趁那个女生洗澡的空挡,扒着哥哥的胳膊,一脸八卦的问着他。

安然抱着洛洛听得入迷,后来呢?你们怎么在一起的?后来啊,洛洛抬头望着天花板,好像在看着那时的自己

后来,两个宿舍的人慢慢熟悉,常约着一块玩耍。那天,好大的雪。“弟兄们,打下前面的堡垒,咱们就抓住里面的小妞,做压寨夫人喽”,尤刚笑闹着,“呸,姐妹们,咱们未央宫还缺两个端茶送水的公公不是?”陈钰嘴不饶人,王谢微和佳茵大喊着“是”,手里可没闲着,尤刚都快被砸成蜂窝了,洛洛猫着腰一扯两人,“你们傻啊,看不到人家在打情骂俏啊”这时一个雪球直飞过来,妥妥的砸在洛洛屁股上,“谁砸我?”洛洛杏目圆睁,“小傻子,看这里”秦皓笑着摆手,“你才是小傻子,就你傻就你傻!”“哦,小傻子说谁”秦皓假装不知,“小傻子说你”洛洛反击。其余几人早已停战笑弯了腰,陈钰在尤刚怀里笑得花枝乱颤,秦皓一步步向洛洛走来,“小傻子做我女朋友吧?”深情款款,洛洛努力压住内心狂跳,“哼,不答应!除非”“除非什么?”秦皓急急问道,“除非是你啊,否则谁都不答应”她羞羞地低头,羞羞的缩在他怀里,一切,真好~“弟兄们,秦皓这厮贪恋女色背叛我等,是不是该大刑伺候?”孙斌起哄,“是!”于是四面八方的雪球向秦皓涌来,他却还是抱着洛洛纹丝不动,只是洛洛不干了,一个漂亮的回旋踢击碎雪球,柳眉一挑“欺负我男盆友,想找死吗?姐妹们,护好你们姐夫”,于是又闹成一团~

这篇文章我怕我写完转发到朋友圈后会活不多久的,但我还是要斗胆发出来,没有为什么,我就是这么嘚瑟。

这个女同学不算是漂亮,但给人一种很安静的感觉。

  我记得当时他的表情很严肃,没有平时的嬉皮笑脸,他说,“不要开玩笑了,我可不敢要这样的。”

为什么会分开?因为,你在南我在北,我需要你时,你不在。因为,你妈妈,不喜欢我~

毕业后,两人分别回了家乡。洛洛如愿成了一名教师,秦皓则在妈妈的安排下,进了公司,成为主管,小有成就。“洛洛,你来吧,我今天升职了”,“真的吗?耗子你真棒!”“你你明天会来吗?我去接你啊?放心,我会在火车站等你,保证你一下火车就可以见到我,宝贝儿,Ok?我妈也想见见你呢”“好吧~”秦皓高兴得蹦了起来,“都成主管了还毛毛躁躁,不像话!”,“妈,洛洛要来了,她可是你的准儿媳啊,哈哈哈”他笑着说完,吧唧亲了妈妈一口跑走了,没有看见妈妈眼中那凌厉的光~

已经请好假的秦皓,被公司以重要事情为由召了回去,他着急地赶紧给洛洛打电话,却发现怎么都找不到手机~洛洛一个人焦急地左顾右盼,这时来了一个妆容精致的女人,“洛洛?我是秦皓的妈妈,他让我来的”,她冷冷的说,“阿…阿姨”,她紧张的抓了抓自己的裙子,心里默默地骂着秦皓,一点准备时间都不给她,“皓儿是人中龙凤,你,只是一个小老师,你!配不上他!还有,我不喜欢你!我想,一个有教养的女孩儿是不会不远万里去找一个男人的”,她轻飘飘的一个蔑视的眼神,“所以一个没有教养,没有自尊自爱的女人更不配进我们秦家门”,她随手从包里拿出2000,“这些钱,我想应该够你做火车回去了”,她塞给洛洛,“可是,阿姨,我想听秦皓说”,她泪流满面,泣不成声,“秦皓就是怕你难堪才让我来的,希望你自重,别在联系他,你们已经分手了,女孩子,不能那么贱的,”她轻轻地说出来,却重重地砸在她心上,“阿姨,你告诉秦皓,是我不要他的,再见”,她转身大踏步离开,随手把手里给秦皓家人带的礼物,扔进垃圾桶,那可是整整花了她三个月的工资啊,手中的两千块,被她洒向天空,“你的臭钱我不稀罕!”,气的秦皓妈妈在后面大骂。风吹乱她的黑发,却怎么也吹不干她的泪痕~

1.

“起开,别在我面前扭你那小屁股!”正在泡脚的洛洛毫不客气的推开了抱着她床柱子缠来缠去的彪哥。

“你懂什么?老娘这是钢管舞!”

彪哥不满意了,张牙舞爪的大声斥责洛洛的孤陋寡闻,我在旁边偷偷的掩着嘴笑。这两人又要开始一场嘴巴大战了,难道美女们向来是动嘴不动手的吗?

“抱歉,我只看见了我床头的柱子,没看见什么跳钢管舞的人。”洛洛一脸漠不关心的说道。

“我#你大爷的,我这么诱人的身材,你敢说没看到。呵,不会是因为嫉妒我吧。”彪哥居高临下的抱着双臂俯视着泡脚的洛洛。

“啧啧,你这胸前是长了两粉刺吧,还有你屁股哪去了?是不是坐的时间太久了,给压扁了啊。哎呀,真可惜,据说跳钢管舞的女生身材都超好的哦。”洛洛边说边顺手摸了摸彪哥的小胸和小屁股。

“咳咳。”我在旁边一脸汗颜的看着她俩,这口水差点呛死我。

洛洛这是故意要踩到雷区上的,完蛋了,她俩估计要掐架了。

果然,彪哥疯狗一般的扑向洛洛的床。哦,不,是床上的洛洛。

“我去你大爷的,就你胸大是吧,就你有屁股,就你身材好,全校男生都追。来,抬起头来,让本大爷看看,好好摸摸你,我非得把你的胸摸小不可。”

“啊,啊……”洛洛因为泡着脚无法走动,她挑着脚,双手护着胸前的衣服在床上躲来躲去。

“听听,洛美女这叫声骚气的。”彪哥折腾着洛洛也不忘了还嘴讽刺她。

“哎哎,别拍我,我就是个人肉背景。”我这才发现躲在暗处一直不出声的诺嘉原来一直在鬼迷溜眼的偷拍,急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脸。

“搞定!”诺嘉关了手机,又看了看疯够了的那俩人,提起水壶抬头挺胸潇洒的走出了宿舍,留下一脸目瞪口呆的我。

图片来源于网络

法印开始对她是有好感的,经常不经意间的往她那边看,可是中间隔着她的同桌,一个胖胖的女生。每次法印往那边看,总是和她同桌对视,法印觉得她同桌应该是误解了。法印后来慢慢觉得她并不是完美的,比如,她有些驼背,而且还平胸,好感就下降了许多。倒是她同桌,像是春心荡漾了一样,总是与法印眉目传情,最后法印干脆就不往那边看了。

  我很奇怪哥哥话里的意思,看着很好的一个女生,怎么让他形容的,就像个怪物一样?

后来呢,他没有找过你吗?

洛洛回到家,一句话不说,发烧三天三夜,嘴里一直嘟囔着,等我们结婚的时候去看兵马俑啊,让千年前的士兵见证我们不朽的爱情,还要去回民街,去吃地道的羊肉泡馍,还有还有,biangbiang面~洛洛爸妈气急了,给秦皓打电话,却如何也打不通~这边秦皓被妈妈,没收了手机,关在家里,那都不能去,一次,他偷溜出门,秦妈妈,直接喝了安眠药,在医院躺了三个月,他就再也不敢提洛洛~他们总以为,我们还年轻,还有那么久的时光,却发现,走着走着,那个最不可能走散的人,消失了。

一晃七年,他终是去了约定的西安,看了兵马俑,“洛洛,兵马俑千年不朽,也见证不了我们的爱情了,他妈的,他们只是一堆石头啊”。他一个大男人抱着手机在兵马俑的围栏边哭的那么绝望,“洛洛,我们还能回去么?我真的不想娶她,她在漂亮,可是不是你啊,我该怎么活!怎么活!”,“秦皓,谢谢你,爱过我,可是,那段青春,我们都回不去了,怎么办?”洛洛哭的那么无助~

2.

“我去,今天居然有个陌生人给我发消息。”坐在上铺的彪哥吱声。

“发什么了?”见宿舍没人搭理她,我抬起看书的脑袋随口一问。

“活在当下。”

“那不是你网名吗?”听见她说自己的网名我有些奇怪,但也没有太在意。

“我擦,他发的是裤裆的裆,我一直给他纠正是当下,他还回复我'是活在裤裆下的吗?'。”

“诶,才发现他这个解释很是适合你啊,原来你的名字是这么个意思。”这时洛洛开口了。

“啊……#×*~”(彪哥的这句话我们忽略掉)

“哎,对了,我今天看到一篇文章跟你们分享下。”

宿舍一片死寂。

“你们听不听!”彪哥大吼一声。

“说!”洛洛开金口。

“你们知道*交和*交有什么区别吗?”

“什么啊?”整个宿舍人被彪哥的这个问题问懵了,都齐刷刷的看向彪哥。

“就是接吻和从屁股后面那个啦。”彪哥扭扭捏捏又一脸羞涩的给我们解释。

“我擦……”

“住嘴吧,你。”

“说了点啥?”

“想想都恶心,咦~”

一个宿舍的人都满脸嫌弃的看着彪哥,然后继续做自己手里的事,该玩手机的玩手机,该看书的看书。

“我也是今天看了《春光乍泄》好奇才查的嘛。”彪哥委屈的声音传来,我们假装没有听见,故意捂上了耳朵。

其实,大家都不懂这个,步入大学后才成年,而且以前在家里大人对这个都是闭口不提的。又因为是女生的关系,对这个了解更是少之又少。

图片来源于网络

等作业收齐了,法印起身把作业交到课代表那。

  “今天是实在没办法才把她带回家里的,明天我就把他送走。”

3.

“外国人可真是open啊,这种镜头都不知道挡挡,哎哎,露了露了!”

“你在看什么啊,这么激动?”我好奇的跑到彪哥的手机屏幕上凑热闹,手机上刚好播到一男一女在“咿咿呀呀”的做爱。

真是服了彪哥了,我红着脸急忙从她的手机屏幕上挪开了我的脑袋。

“你从哪里找到这种会裸着身子的电影啊,厉害啦,中国还可以通过这种片?”我惊讶的看着她。

“影视大全嘛,怕啥,又不是全露,胸你又不是没见过,你这不也有嘛,虽然也很小。”

我满脸黑线的看着彪哥,说什么事都忘不了讽刺别人几句。

“来来来,这个电影推荐给你看,虽然片长三个小时,但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什么奖来着呢。”

彪哥一把把我拽过去给我指着屏幕上的电影名字——《阿黛尔的生活》。

“说实话,我特别好奇两个女生是如何做爱的。”

“我?我又不知道……”我看着彪哥一脸的真挚,吓得打哆嗦。

“你看,前段时间我们看的《YES OR NO》里面的那个女主角多帅啊,要是我也有这样一个女朋友就好了,我突然也想体验一下同性恋的滋味。”

我默默地看了一眼天花板,又看了一眼彪哥,悄悄地移动到离她有五米开外的安全范围里。

“哎,彪哥最近变腐女了?”我撇过头用手挡在洛洛的耳朵旁问,洛洛与彪哥是最亲近的人了。

“不知道她,又发神经,天天不正常。”洛洛头也没抬的回答我。

“搞定!”

“吓,诺嘉你干嘛?。”旁边突然传来诺嘉的声音着实吓了我一跳,我不满的问她。

“我在录视频啊。”诺嘉一脸阴险的看着我。

“什么视频?”她这个表情实在让我琢磨不透。

“等着吧,等彪哥以后结婚了,我就把这些视频和照片全放在她婚礼的大屏幕上,让她老公好好看看她的样子。”

“我去,诺嘉,这个。”我悄悄地向她竖起大拇指。

“你俩鬼鬼祟祟的在说我什么坏话呢?”

突然一道黑影挡在面前,我抬起头望着彪哥谄媚的笑:“没什么啊,说彪哥最近皮肤越来越好了呢。”

“别以为我什么都不知道。”说时迟那时快,彪哥一把抢过诺嘉的手机一顿狂按。

“你怎么不去抢你的手机啊?”我奇怪的看着一脸淡然的诺嘉。

“我手机有密码。”

图片来源于网络

课代表是个女生,有些胖胖的,戴着眼镜,眼睛小小的,很文静,说话很温柔。但她经常和男同学打交道,有一次法印在座位上看课外书,旁边几人都没在班里,她从前面过来坐在旁边,并没有身体的接触。她问法印看的什么书,法印说意林,在看文章,然后她就说和法印一起看。法印也是无奈,把书放在中间,好让两个人都能看到。这时法印已经看不下去了,她在旁边觉得很尴尬,但又不好意思说不看,只好假装看着。过了一会,她把手从桌子上拿下来,正当法印觉得她要回去的时候,只见她把手放到两腿之间,像是搔起痒来。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法印默数到六下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把手放回原处,继续看起书来,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而法印的小心脏扑通扑通扑通,哪还有心思看书,脑子里一直回放着刚才的画面。没过一会,她开口说话了。她说自己今年过年就要结婚了,法印觉得很突兀,更是不可思议,她才上高一啊!可是看她的样子应该不会是假的。法印不明白她为什么要对自己说这些,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看着她,仿佛看到她眼里有些东西,是无奈吗?接着她问法印,结婚那天法印会不会去,如果可以的话。法印没有思考,脱口而出,说可以去的话肯定去。说完法印就后悔了,更是不解她结婚为什么会让自己去。然后她微笑着说结婚的时候如果能想起来会通知法印的,说完她起身回到自己座位上,留法印一个人沉思。那天晚上法印回到宿舍,在床上躺着,脑子里一直回想着当时的情景,不知不觉中就睡着了。然后法印做了一个梦,梦到她坐在自己旁边,深情的看着自己,身上的衣服却没有了。她把手伸手到两腿之间,一下,两下,三下,四下,五下,六下。可周围的环境却没变,还是在班里,所以法印只是偷偷看着,不敢有其他作为。而她看法印这个样子好像很失望,很无奈,又很痛苦。最后她慢慢站起来,向前面自己座位上走去,一直走,走了好久,却怎么都走不回去。等到法印醒来,只后悔自己没有扑上去,但他哪知道那是梦啊!从这件事以后,课代表就很少再和法印有过交集了,就像普通同学一样,哦,好像本来就是普通同学,是法印想太多了吧!

  哥哥说着,就跑去厨房不知道忙活什么去了。

4.

“你们说,男生都哪来的那些小资源啊?女生怎么找不到呢?”彪哥再一次打破了宿舍人安静的刷手机的寂静。

“说实话,我也很想知道。”洛洛适时的来凑热闹。

“你问问咱班的男生呗,你跟他们几个处的那么熟。”我给了意见。

“问了,他们不告诉我。”彪哥一脸无奈。

“你是不是想看片了?”洛洛好像问到了关键的问题。

“不敢看,怕恶心到我。”

“那还不是想看了。”洛洛白了彪哥一眼。

“是不是思春了?”诺嘉不鸣则已一鸣惊人,“不过话说过来,为什么咱宿舍的姑娘都是单身呢?明明身材也不错,长得也还好,学校男女比例还是6:1。”

“现在长得丑的都有对象了,长得好看的是条件高才没有男朋友的。难道是?我们长得太美了?”我一脸惊讶的捂住了嘴。

“切~”,她们集体丢给了我一个白眼。好吧,好吧,看来都是有自知之明的人。

后记

其实我一直好奇,我们宿舍的群名为啥叫“黄色娘子军”?当初是谁给起了这么一个名字的?我没敢问,我怕……

宿舍姑娘讨论的性知识的东西都是很浅层的,我们大多都是从网络上得知的。真的,在中国性知识普及的太晚了,好像就没有普及过。

看过网友评论说,她妈咪认为没结婚的就是未成年,她都二十三的人了,她妈妈还不让她发朋友圈前阵子有关红黄蓝的事件,认为未成年影响不好。

还有人说,他都快20了,他在旁边,他爸看《动物世界》都会换台。

是不是觉得,性教育应该从父母开始?

交完作业回到自己座位上,后面有一个女生叫法印,法印知道是谁。

  啧,老样子是给那个女生做吃的了,果然,嘴巴说不喜欢,心里还不知道喜欢到什么样了。

这个女生叫逯洁丽,法印叫她吉利哥。吉利哥个子很高,身材很好,很漂亮,嘴唇很性感。她是个特别的女孩,每天几乎都是她一个人吃饭,上下课,看起来很孤独,却也是喜欢和男同学玩,经常和伟哥,阿彪坐一块说话或者看书。她只和法印坐过一次,同样的是法印在看书,旁边无人。吉利哥直接坐了过来,法印瞬间感到身旁一股温热,伴随着体香,把法印包裹起来。法印害羞的看着吉利哥,她还是那样笑着,让人不知所措。法印觉得很尴尬,第一次和女孩有这么亲密的接触,于是条件反射般的往右边挪了挪身子,以为逃离了温热,可吉利哥也是直接靠了过来,身子还是紧紧的与法印贴在一起,法印满脸通红的又往右挪了挪,吉利哥又紧跟着靠过来。这时候法印已经坐到长板凳最右边了,忍不住对吉利哥说让她往左边挪一点,靠的太近了,可吉利哥无赖的说嫌靠的太近就站着。法印不想站着,她在旁边坐着感觉很舒服,反正是她自己靠过来的,也不怪自己吃她豆腐,可法印为什么觉得是她吃了自己豆腐呢!两人就这样坐在一起看书,吉利哥也不老实,时不时的往右挤,好像要把整个身子贴在法印身上,而法印一直满脸通红,感受着女人柔软的身体,下面不知不觉就硬了起来,因为穿的校服裤子,怕顶起来,法印只好把胳膊放在上面压住,要不然就太显眼了。吉利哥一直在微笑,法印在想她会不会发现什么,最后干脆两个胳膊都放在腿间。后来吉利哥忽然就走了,还是连个招呼都没有打,法印只感觉身旁猛地一凉,心里也猛地一空,下面又猛地一软。法印不想她走,却只能盯着书发呆,心里不知怎么的,很失落。最后法印把胳膊抬起来,把书收了起来,却突然发现裤子开线了,中间破了一个洞,唉,校服质量堪忧啊。到了晚上,回到宿舍,躺在床上,思绪万千,怀念那种感觉,期望着以后还有机会。可没过多久法印得到了一个消息:吉利哥有男朋友了,而且那天还来班里找她了,个子很高,长的也帅。法印瞬间有些失落了,可看吉利哥笑得这么开心,也只好祝福他们了,但这并不影响他和吉利哥一块玩。

  我撇撇嘴,去找了一套新的睡衣给送到浴室里面了。

“吉利哥,叫我什么事?”

  这个女生的身材和我应该差不多,好像比我矮一点,衣服,应该可以穿。

法印扭头问她,可她却不说话,就微笑着看着法印,不一会儿就把法印看的面红耳赤,逃也似的转过头去。她经常这样对法印,可法印每次都中招。

  等她出来的时候,我哥的面也煮好了,我还以为会做什么好吃的了,我还想偷个嘴,原来就是煮了个泡面。

而当法印转过头,又一个女生进到班里,看到法印笑了笑。她叫庄晨雪,个子很高,短发,不太漂亮,法印都是叫她“大个”。她每次和法印说话都很害羞,可拘谨的形态与高大的身体很不搭配,看起来很尴尬。法印不知道她喜欢自己,但法印知道自己不喜欢她,只能算好一点的同学。当然,她也像课代表和吉利哥一样,也和法印坐在一起看过书,不过倒是她会比较紧张。

  “洗好了就过来吃吧,晚上你和我妹妹睡还是和我睡,家里也没有多余的房间。”

后排的伟哥又在给后面的女生讲黄色笑话。

  我哥这一开口,我差点吐血,怎么可以这样问一个女生?

伟哥算是一个传奇人物了,他这个人以好色为名,经常和女生说话,讲黄色笑话,结果有一次就摊上事了。因为他经常找过道左边的女生说话,讲黄色笑话,让人家女生误以为伟哥喜欢她。伟哥这下当了冤大头,她非要说伟哥喜欢她,而且那女生长的不是丑了一点,伟哥都快尿了,当然不承认,承认了就闹了大笑话了。可那个女生也不是省油的灯,被伟哥拒绝后,就去找班主任诉苦,说是伟哥喜欢她,硬是要追她,自己不同意,让班主任劝劝伟哥。这下可热闹了,班主任把伟哥叫出去说道了一顿,伟哥也是无奈,对班主任说自己怎么会看上她那种货色,瞎了眼了?班主任当然觉得伟哥说的很有道理,但是一定要给那个女生一个交代啊,要不然闹的没完没了的,所以只能牺牲伟哥了。后来还特别在课堂上说了这件事,让伟哥彻底背了这口黑锅,但伟哥还是没改掉爱讲黄色笑话的毛病。这是其中一件事,还有一件事是在宿舍里,伟哥睡上铺,和鹏鹏同床,伟哥睡里面,挨着墙。没错,就是这堵墙,墙上的那是什么,黄不拉几的东西,染了半面墙,看样子是液体干了之后留下的痕迹,而且还流到了下铺。知情人士鹏鹏透露,伟哥经常晚上打飞机,打在手里,然后糊在墙上。据猜测,这可能是导致上下铺不和的直接原因。

  但是她似乎没有打算理会我哥,转头看着我,“你是安康的妹妹啊?还以为你是他小女朋友呢。”

法印也扭过头去听,不只是为了听笑话,还有看后面的那个女生。

  “快吃,别说话。”安康,对,我哥叫安康,我哥拍了一下她的头,那画面真的,虐到我了。

她很性感,身材很丰满,脸蛋很干净,眼睛也很漂亮。

  “姐姐,你叫什么啊?”我感觉他们两个一定有奸情,所以,我无视了我哥,打算和这个女生套近乎。

她叫刘昭红,古有昭君,今有昭红,这样形容一点也不过分。法印觉得她是班里最性感的女生,多一分少一分都不可,如果她生在唐朝,怕也与杨贵妃有一拼。一开始她穿衣比较保守,身材没有显露,后来有一次法印见她穿着一件贴身的连体衣,丰满的胸部,臀部显露无疑,却不显臃肿,柔美的腰完美的把它们衔接在一起,性感的令人窒息。法印只见她穿过一次,却永远也忘不掉那个身影。

  “噗…”她一口呛的直拍胸口,“咳咳咳……我没有那么大啦。我们应该,差不多同岁吧。”

但好像大家都在听伟哥讲黄色笑话,没有注意到彼此。

  其实我有点不敢相信,同岁的话,怎么看,她好像都比我大一样。

“有一个老师,语文老师,在课上讲到‘乳’就是‘小’的意思,比如乳臭未干,就是指小孩子对吧。然后让小明造句。小明说:我每天都住在乳房里。嘿嘿嘿,老师说这不行,换一个。然后小明又说:我每天上课都要跨过一条长长的乳沟,嘿嘿嘿。老师很尴尬,让小明再换一个,这下小明想不到了,挠了挠头说:哎呀,想的我乳头都要炸了。哈哈哈”

  “我叫洛妉。”

伟哥讲的绘声绘色,她和同桌捂着红透的脸,笑话很好笑,她脸红的样子也很美。

  洛妉……

伟哥意犹未尽,说要再讲一个,她同桌连忙摆手说不要听了,可伟哥还是奸笑着讲了出来。

  竟然,有人叫这个名字?听着,就很孤单啊……

“有一对双胞胎,两人吃奶的时候一人一个,是吧,嘿嘿,但是妈妈的奶水不够他们两个人吃的,经常吃不饱。这下怎么办,谁都想吃饱,然后他们两个都想着杀死另一个,都在另一个人吃奶的乳头上涂了敌敌畏,嘿嘿嘿,最后你们猜怎么着?”

  “我说你到底吃不吃了?”安康似乎不太想我和洛妉多说,“吃完我好收拾。”

女生们红着脸也不说话,法印却听的入神,赶忙问伟哥:“怎么着?”

  洛妉冲我笑了笑,低头乖巧的吃面,不知道为什么,从洛妉的身上,就散发着那种,让人心疼的感觉。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用户体验,转载请注明出处:一梦青春一梦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