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渤彻底沦为配角:这档9.4分神综艺,藏着无数

图片 1

母亲,永远是为我们托起生活重负的那个人,即使受尽委屈,当也舍不得对儿女有半句怨言。

        年底了,我的生日也愈来愈近。明天想女儿陪我去公园看放鱼。女儿在她的房间写作业,我在厨房洗碗。擦拭橱柜台面的时候,突然想起了我的父亲和母亲。他们在遥远的北方,在那个住了二十多年的老房子里,冬天房间供暖充足。父亲,明年就七十岁了,母亲比父亲小一岁。回眸一望,他们已经携手走过四十多年了。论感情,父亲和母亲算不上恩爱,我的记忆里,更多的是他们吵架的画面,家里充斥着紧张的气氛。父亲脾气急躁,发起火来,像六月的阵雨,来的快去的快,瞬间雨过天晴。父母吵架,我们姐妹害怕,躲在自己的房间一个都不出来。事后,记得父亲有些怪我们:"你们怎么不来劝劝架,人在气头上,容易冲动,万一打死人怎么办?‘’还记得有一次,父亲和母亲约好一起去逛街,说好在家附近的银行碰头。结果母亲一个人气鼓鼓的先回来,原来母亲在说好的地方等了整整一个小时,也没看到父亲的影子。而父亲呢则在街道另一头的银行等着母亲。母亲表面强势,实际上骨子里对父亲依赖很深。我上高一的时候,父亲单位里组织对外劳务派遣,时间是三年。当时的报酬很诱人,包吃包住,一天五美元。母亲同意了,父亲报名了,也通过审核了。不料快到出发的时候,母亲突然改变主意,坚决不让父亲去。她还到父亲单位找领导。最终父亲没有去成。幸好没去。我们认识的出国的两家人,一家儿子逃学,整天打游戏,一家家庭破裂。不敢想象,如果当年父亲坚持出国,我们会是怎样的情形。母亲要管三个孩子,老大高一,老二初二,老三六年级。尤其老大老二很快面临升学的重要时期。事实证明,那些事情只有父亲才能搞定,而母亲无能为力。直到二十多年以后,在千里之外,在这个冬天的寒冷的清晨,我第一次意识到,为了这个家庭,父亲和母亲所做的奉献和牺牲。我应当感谢母亲的坚持,父亲的妥协放弃。记得去上大学的时候,父亲给我带了大包小包,临走的时候,千叮咛万嘱咐。母亲当时哭了,她想起了第一次离家的时候的孤苦伶仃,那时她是个没有父亲的孩子。外公是党校的老师,在文革中被批斗吐血而死的,去世时才三十六岁。我见过外公的一寸黑白照片,儒雅俊朗,风华正茂。透露着浓浓的书卷气。永远都那么年轻。照片早就遗失了,但是外公的形象早就深深的镌刻在我童年的记忆里。只要开启记忆之窗,那张照片就会鲜活的呈现眼前。(写到这里,泪水涟涟,模糊视线,未曾谋面的外公,如果活着,就是八十六的老人了)外婆在母亲一岁时就和外公分手了,很快就改嫁了。母亲从小是是和继母,奶奶外公一起生活的。外公去世时,家里失去了唯一的经济来源。母亲当时才十八岁,上面是年迈的奶奶,下面是年幼的弟弟和妹妹,妹妹三岁,弟弟才一岁。恰逢单位招工,由于母亲成份不好,属于黑五类,好单位不招她,只能去当时最艰苦离家最远的地方。发了工资就邮寄回去,年轻的母亲早早承担起全家生活的重任。三十多年以后,母亲才感受到命运的恩赐。感叹她是多么的幸运。当年那些去了好单位的同伴,后来单位破产的破产,下岗的下岗。而母亲不到五十岁就办理了退休手续,到现在已经享受了二十年的的退休生活。在母亲三十出头的时候,她辗转找到了自己的亲生母亲,也找到了五个同母异父的弟弟妹妹。从那以后到现在,一直保持着联络和走动,母亲长的酷似外婆,弟妹们亲切的叫她大姐。而父亲,来自于一个人口众多的大家庭,家里有七子,父亲排行老六。父亲家境差强人意,至少父母双全,奶奶活到七十多岁,爷爷去世时八十二了。和母亲不同的是,父亲是严格按照档案年龄退休的,整整六十岁才退,(其实六十一了)上班整整四十年。父亲和母亲来自同一城市,又是在同一年被招工到后来生活的地方的。他们是经人介绍认识的。母亲很漂亮,高高的个子,大大的眼睛,白白的皮肤。妹妹继承了母亲的美貌,在那个小城里,经常会有人问,你妈是谁谁吗?                    今年春节期间,不知怎的,一个念头冒出来,就是一家人回北方过春节。要知道,自从离开家乡,远嫁他乡,每年的春节理所当然的都是回老公的老家。老公是急性子,飞机票还没买,就迫不及待的打电话告诉母亲我们回去的消息。母亲才接电话就很激动,忙不迭的让父亲提前准备买好牛羊肉,因为过年期间就买不到了。买的肉就挂在楼下的杂货房里,在北方冬天,那个小房间不啻就是一个天然冰柜。离家十三载,中间只回去过一次,那时女儿才两岁。如今阔别八年,重回家乡,近乡情更怯。下了飞机,打了出租车,直奔家去。没有给父亲母亲打电话,不愿意给他们添麻烦。父亲退休前是司机,那些年上大学,每次去火车站几乎都是坐单位得车,有时刚好父亲的上班,父亲就亲自开车,有时遇到父亲休息,他就请同事帮忙开车送我到火车站,当然他也一起去,坐在副驾上。如今家乡建了飞机场,千里之遥近在咫尺。早上出门,下午就到家。不像我上大学那会儿,到成都都要三十多个小时,没有坐票,一路站过来,脚都站肿了。 到了成都,还要转车,每次都要排队去签中转联程票。         

问:丈夫老家在农村,公婆已去世,但他坚持过年要回老家,年前不回,年后也要回,怎么办?

  (小品文 高平)

作者 | 水色

        虽然八年后再见,城市已经发生巨变,记忆牵引着我,我依然记得回家的路。楼下的路还是高低不平的土路。开门的是妹妹的孩子,已经长成亭亭玉立的大姑娘了。母亲在家,父亲从外面匆匆赶来。胡子更白了,精神尚好。父亲是虔诚的穆斯林,每日五次礼拜,全都在清真寺完成。家离清真寺很近走路五分钟。二十多年前,单位分房,父亲就选了这里,理由是靠近清真寺。  在父母的家一共呆了十二天,每天无非就睡觉起床吃饭。每天父亲都会买来我们爱吃的小吃,凉皮啦,锅盔啦,面肠啦。父亲是家里的 采购员,无论谁需要,说一声,父亲就会买来          终于要离开了,父亲母亲给我带了给了一箱子冰冻的牛蹄筋,牛肚。父亲还悄悄的塞给我一个大红包,说这是给女儿的,女儿快过生日了。那天要搬行李下楼了,我们全都挤在门口,准备出门,只有父亲一人坐在客厅。外甥女说姥爷哭了。

图片 2

    几年前,在网上看到一篇《有一种幸福叫上有老下有小》的文章,核心观点是:“上有老下有小是一种幸福,更是一种责任,处在这个年龄段的人要对得起家庭,不应马虎生活”。

如果有一天,正在老去的父母,突然把所有的事情像橡皮擦一样,一点一点在记忆里抹去……

      离家多年,在外的女儿始终是父母的牵挂。每次打电话,父亲都要叮嘱电动车镜子坏了要修好,下雨天注意视线盲区。要保持好心情,要按时体检。我家姐妹三人,只有老二是留在父母身边。回家的这段日子,亲眼目睹了妹妹一家每天中午回家吃饭,然后回自己家里睡午觉。周末妹妹包饺子请我们吃饭,让母亲帮她揉面,面和的硬了,妹妹还抱怨母亲。这些细微平常的小事,对他们再普通不过,触手可及。对我确是望穿秋水,可望不可即。  因为小时候被送到老家若干年,和两个妹妹比起来,我和父母隔阂较深,始终不像他们那么亲近。 也曾有过抱怨。现在随着年岁见长, 也渐渐理解了父母。那个年代,他们要上班,父亲母亲都是三班倒,以便轮流照顾孩子。身边没有任何亲人。奶奶 也只在我出生那年来过一年。后来父亲说,其实奶奶很愿意呆在父亲那里,因为老家得那个大院人多是非多,在父亲这里奶奶落个清静。可惜后来传闻要地震  ,爷爷催奶奶回去,说不想让奶奶把老骨头扔在外面。 父亲是个孝顺的人,常说,天堂在父母脚下。厚养薄葬。还记得他说的朱子家训里那句话,黎明即起,洒扫庭厨。父亲的是个勤快人,家里总是保持窗明几净。父亲是个大度的人。尽管父亲和母亲的感情至少再我的眼里不是那么融洽和谐,但是父亲的总是念母亲的好。每次我和母亲闹矛盾,父亲总是教导我去和母亲道歉。每次过生日,读父亲都要提醒我们,孩子的生日时母亲的难日。我们姐妹过十八岁生日,父亲都隆重专程请人带来清真生日蛋糕。那是在父母身边生活的二十多年唯一吃过的生日蛋糕。关于父亲母亲,很多往事慢慢浮上心头,很多记忆喷涌而出,原来不是遗忘,他们一直都在,静静的躺在心的某个角落。父亲母亲从来没对我们说过爱,但他们把那份深沉的父爱母爱镌刻在岁月的里,无声无息。 静静流淌 。仿佛打开了记忆的海洋,一桩桩的往事如潮水汹涌而来,从昨晚到今晨,从历史到今天。抚今追昔,追本溯源,才发现对自己的家族了解不是太多。每个人都有根。每个家族背后都有故事。我突然迫切的想要了解更多。感谢我的父亲,感谢我的母亲,感谢父亲的父亲,感谢母亲的母亲,生命代代延续,灵魂生生不息。我的生命不仅是父亲母亲给予的的,那些逝去的亲人,他们同样给予了我生命。他们从不曾离去,他们一直都在,在我的血液里,在我的灵魂里。                                                                       

丈夫总想回老家过年怎么办?

对于这个问题,我想我的回答也许能帮到你。因为我的心态与你丈夫的心态非常相似。

我老家在河南农村,2000年大学毕业之后,直接来到深圳这个地方打拼,并在这里安家落户,妻子是从小在深圳长大的,按网络上的说法,我也算是“凤凰男”吧。

每年要过年的时候,我与妻子总会因为过年要不要回我老家闹一次矛盾,问题的症结就是我想回老家过年,而妻子不想去。

妻子为什么不想去呢?总结起来不外乎以下几点:

(1)想陪在自己父母身边过年。她虽然不是独生子女,但每逢过年过节的时候,也想陪在自己父母身边热热闹闹地过。

(2)对北方不习惯。她从小在深圳长大,算是一个彻彻底底的南方人,所以不管是饮食习惯、卫生习惯还是气候的问题,到了我老家,她都非常不适应。

(3)语言交流的问题。因为在家里时,我们都是讲普通话,所以两人虽然已在一起十五六年了,但她对我们的家乡方言仍然听不太懂,每次跟我回老家,对着我老家里的亲人朋友的热情,她就有点不知所措,语言听不太懂,交流要靠半蒙半猜。

(4)观念不同。对于一个没有故乡概念与情结的人来讲,她实在无法理解我为什么一定要回老家过年,想孝顺父母大可不必一定要在过年那几天。而应该趁寒假多带孩子出去旅游一下,多见识一下外面的世界。

而我呢,一心想回家过年,也有着自己的充分理由,总结如下:

(1) 故乡情结。故乡是什么,对于有故乡情结的人来说,就是我们来到这个世上睁开眼睛就看到的地方,我们在这里出生,在这里长大,一生中最美好的童年时期,少年时期在这里度过,这里承载着我们人生最初的欢乐与哀伤,这里的第一寸土地我们都是那么熟悉,感觉只有站在故乡的土地上,我们的心才能真正地平静下来,只有在故乡过年,才有过年的味道。

(2)与父母团聚,陪着父母好好过个年以尽孝道。对于我来说,不管我在深圳呆了多少年,总觉得仍是漂泊在外,有父母在的地方才是自己真正的家。自己一年到头在外漂泊,也只有趁过年的时候好好陪陪父母。

(3)只有过年回家,亲戚朋友才都在家,可以见到平常难得一见的发小,朋友,亲戚。有了他们,这个年过得也更快乐,大家都辛辛苦苦一年了,也只有过年这几天,才能在一起好好放松一下。

(4)只有过年回家,有些事才能办得了。比如我们那儿,过年有祭拜先人,上坟送钱的习俗,这事你别的时候回家就没办法。

另外还有一些因人而异的因素,比如有人在外面混得不错,就喜欢过年回家光宗耀祖,所谓“富贵不还乡,如锦衣夜行!”

还有一些带老婆孩子回家过年,也是想着加强一下自己孩子对老家的概念,与老家人的亲情,害怕孩子长大了与老家人不亲了。

分析起来,这种事就是婆有婆的道理,公有公的道理,很难说谁对谁错。

所以若遇到丈夫想回老家过年,妻子不愿意的时候,就需要双方能多站在对方的立场上考虑一下问题,问题的症结在哪里。

具体到楼主问的“怎么办”,我觉得就要具体问题具体分析了,如果你丈夫就想回家过年,就是故乡情结的问题,那就可以商量一下,比如年前随你安排,年后随他安排,也不失为一个公平的办法。我就经常年初一或年初二才飞回老家。

其实就我的理解,夫妻之间,讲道理是其次的,爱与包容才是最主要的。

总之,凡事多从对方立场想问题,才能既不伤了和气,又能解决问题。

我也是农村人,我说说我的想法吧,我是春节和清明必须的回去的,没有任何理由能阻挡我。就算那个家里已无亲人,何况我的父母还健在,因为那是我的根,生我养我的地方,我不能忘。我的太爷爷,太奶奶,爷爷奶奶都安葬在那块属于我家祖坟的地方,而且在农村,又特别讲究这些,逢年过节的时候,祖坟上要是没有后人烧纸钱的话,会被别人嚼舌根的。这是其一,其二就是我觉得在这个城市里始终找不到属于自己的存在感,虽然有车有房带着老婆孩子在这安了家,但是在我内心最深处只觉得这是我生存的地方,但不是我生活的地方。所以有些时候男人执意要回家看看的时候,各位女同胞们要多多理解下。提前祝大家中秋节快乐。

我也来说说吧。

我的父母都还健在,只是身体没有早先那样健朗。他们还种着一块菜地,菜地里种着油菜,还有一些蔬菜。母亲和父亲说到了油菜花开的时候,他们希望我们几个孩子都能回家看一看故乡的风景,不要忘了我们的根在这片土地上。可是,每年的油菜花开的时节,我们几个孩子很难聚到一起陪父母团聚,因为我们几个孩子各自离家太远,又都有自己忙不完的工作。有时候想想,真心觉得对不起自己的父母。

图片是我四叔家的老房子,四叔一家人离开老房子在杭州定居已经有了快四十年。每年的大年三十下午,我父亲和我的哥哥(我哥哥即使工作再忙,都会赶回老家陪我父母过新年。)都会在四叔的老屋的大门上贴上喜迎新春的对联,然后再燃放烟花爆竹,祝贺四叔一家人能够幸福快乐的生活。

我的爷爷奶奶早就过世了,我父亲一共兄弟四个,其他兄弟都在城里生活,我父亲为了照顾我的爷爷奶奶守在了老家土疙瘩地里,这一守就守了一辈子。

我的叔叔们说:“我的父亲和母亲的家,就是他们的家,他们的根,无论他们走到哪里,永远都不会忘记父母对他们的养育之恩,和他们对土疙瘩地的深情厚谊。

去年元旦,我因为参加同学聚会,回到老家,和父亲一起去拜祭我那已经故去的爷爷奶奶。

那天,父亲担着扁担,我紧跟着父亲的身后,在铺着厚厚的杂草丛里,去给我那已经故去的爷爷奶奶上坟。

我的父亲已经是满头白发的年纪,可他的那双脚踩在杂草丛中,还是那么的有力。父亲一路和我谈过去和未来,父亲说:“现在的年轻人都急着离开农村,就剩下我们这个年纪的人留守在村里,只怕若干年以后,这块地除了杂草荒芜,再也不会有人踏上这片土地。”

父亲虔诚跪拜,对长眠在故土的爷爷奶奶说:“今年冬至,孩子们都忙,也不能回家看您二老,就请二老原谅吧,孩子们在外面打拼过日子不容易,还望二老能保佑孩子们在外面不求富贵,只求平平安安就好。”

父亲坐在爷爷奶奶的坟前,和爷爷奶奶聊四叔家的孩子都已经成家立业,日子过得都很好,聊小叔家虽然是俩个闺女,但是俩个闺女都有出息,说是让奶奶和爷爷放心。

然后父亲又说起我们兄妹三个,说我大哥能撑得起家,即使他和我母亲百年作古,也不会冷落到孤苦无依的地步,父亲是让爷爷奶奶不要再担心他,说他和我母亲现在的身体很好,还能帮衬着小辈们一把。

其实,像我父亲和母亲这么大年纪的人,究竟能够帮衬我们什么呢?他们能帮衬我们的就是坚守心中的那一座城池,还有在土地上长眠的我们的至亲至爱的人。

每逢春节前后,回家的小道被堵的水泄不通,老人们看着心里喜庆,而坐在车里被堵的心慌的孩子们,心早就飞回了家。

大年三十晚上,我母亲说:“趁着我们俩个老人还健在,你们兄妹三个能常聚聚就聚聚,等我和你爸百年之后,你们兄妹三个想要再聚,只怕会更加艰难。”

我大哥那天晚上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在心里偷偷流眼泪,我的妹妹比我年龄小得太多,她似乎还没有明白我母亲说的话,她说:“大过年的,说的什么话呢?”

我嫂子向我妹妹使了个眼色,我妹夫赶紧跟着打圆场,说:“今天晚上是大年三十,来,我们每人给爸妈表演一个节目,谁能让爸妈笑了,另外的人可要记住发红包哦!”

我看见我大哥眼里蓄满了泪,我母亲和父亲看着眼前一家人,掏出他们早已经准备好的红包,还像我们小时候那样,说:“发新年压岁钱,越发越发!”

可是,在我们离开家,和父亲母亲说再见的时候,父亲和母亲的叮咛:“你们兄妹几个在外面要注意身体,平平安安才是真,不要都忙着工作,把身体都累垮了。”

至始至终,父亲和母亲没有向我们兄妹几个提出任何的要求。但是,我们兄妹几个心里都明白,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的根都在父亲和母亲的心里,永远都挥之不去,只会随着年龄的增长,不断的增加想他的厚度,与他们心手相牵的日子,烙在记忆的深处,是永远藏在心里的爱与牵挂。

所以提出问题的题主,还是多理解和支持你的爱人,陪他一起常回老家看看。谁都有恋家恋乡的情结,虽说你爱人的父母都已经故去,但是,留在你爱人心里的声音,永远都还在。

说说我一个80头最早一批留守儿童的故事,家穷,儿时一直和爷爷奶奶生活,父母在我一岁时就外出谋生,直到10多年后我也离开家乡读书与谋生,家乡就变得遥远而陌生,过年回家就成了最大的事件,结婚前和老婆谈过过年回家乡老家过年的问题,家乡老家有等待我们的人,回家过年是原则,不能反对不能否定,直到再无等待的人才可以讨论在那过年的问题,比较幸运的是结婚10多年了,等待的人一直在,过年老婆催着回老家,老婆已经习惯与融入,老婆为了我可以一直有回家的念想,期间把家乡的家重新修建了,虽然我不太喜欢新的房子,但家还在!城市里的家我称之为房子。

这个也不算什么事,有些人对于家乡比较依恋。想回去的话,可以抽空回去。

我老家也是农村的,但是我爸妈都在市里边住,所以过年的时候,我也不回老家。

我是因为长这么大,在老家呆的时间也不是特别长,也没有那么强烈的家乡情。

但是我见过很多老人,从农村跟随儿女来到市里边,住的很不习惯的。

哪怕是在市里边住的再好,他们也总是想回老家看看。他们身上带着那种浓浓的乡土人情味,已经不多见了。

既然你老公比较眷恋他的家乡,就回去看看吧,就当出去旅游了一圈儿。农村的空气和环境远非我们市里能比的。

这样既成全了你老公的思乡之情,你也体验一下农村娴静生活。

老家是根,根在家就在!我生活在小县城里,离农村老家开车就十来分钟,每周末我都要回去,老婆孩子不回我就自己回。回去绕着房子转一圈,上到房顶(平房)转转,感觉家里的树,花花草草都是亲的。去年自己动手嫁接了两棵柿子树,每次回去都要看看,看看发新芽了没有,看看伤口愈合的怎么样了。感觉这才是家,城里的家只是个房子,睡觉的地方而已!

我跟你老公的想法一样的,过年是一定要回去的。亲戚朋友都在农村老家,本来一年都见不到几次,过年是走亲拜年的,再不回去,亲人朋友都没有了。我们那里人更加指责那些常年不回家看看的人,村里办红白酒事都应该要回去,否则,到你家办酒时,一个都不会来。

早两年,我老婆也是不想回老家过年,说家里太冷。后来她想通了,过年不想回家是说不过去的。这两年她都会提前准备年货带回老家。

如果你希望这个家好,就跟他高高兴兴回家过年,哪怕再冷再累再苦都应该去

老家还是要回去的。哪怕一个亲人都没有了。但那里始终是故乡。从小长大的地方。没有亲人但是还有从小一起长大的伙伴。走得再远心还是在那里的。不管出去多久回来都会有人认识你。这份情在其他地方是感受不到的。这应该就是归属感吧。回到老家心里是踏实的

这个问题其实只是你们的家事没有探讨的价值,它还不足矣上升为一个社会问题也上升不到一个情感问题。

老公的父母已经去世,但是还坚持每年逢年过节要回老家一趟这一点也无可非议,父母已故,但不是全部死绝,退一万步讲就算都死绝了,根还在那,那一方水土养育了他,人非草木孰能无情,更何况我们还是一个乡愁情节特别严重的民族,自古以来都是如此,不分贫贱富贵,念乡思乡回乡都是情理之中的事。

还有一点也不得不考虑,虽然你老公父母已故,但我们有这样的传统,就是逢年过节都要给已故的亲人烧点纸钱之类的物品,以此做为对已故亲人的悼念之情,这也是传统,想来他也是逃不出这样的世俗观念,也是逃不出对已故父母的缅怀之情吧。

我们常说夫妻之间要多一些宽容与理解,如果说他真的能把故土忘的一干二净,那么对于你来说也未必是一件好事,一个能把自己父母故土都可忘得一干二净的人,他肯定有着常人不同的无情寡义,那么他在某一天也或许可以把你忘的干干净净,所以说这样一个无情无义的人对于你来说也不是一个值得守候的人,总之既然他想回去就随他去吧,可能会耽误一些事,但这也算是他的一桩心愿,一年才一次,做为夫妻如果你还是爱他的话,应该给予理解和支持。

任何一个男人,灵魂深处,都有根。这根,就是故乡的山山水水,故乡的老宅,故乡的亲人。

所以,中国有句话,叫落叶归根,魂归故里。

任何一个有情义的男人,都有这个情结。

是的,你家公家婆不在了,也就是你老公的父母不在了,你以为他在故乡的根断了。可是,估计还有兄弟姐妹。没有兄弟姐妹,也人会有表兄弟姐妹,堂兄弟姐妹。总之,还有亲人在那里。还有父母祖辈的坟苎在那里。他的根,仍在那里。

人到了一定年龄,总恋旧。久不久会做梦,梦见儿时生活的场景,梦到和亲人一起吃饭,和兄弟亲朋玩耍娱戏。证明,一个人的灵魂深处,渴盼着与故乡亲人融合。

久居异乡,思念故乡,人之常情。

和故乡的情感维系,需要经常的来往交流。人情靠往来,不往不来,情就断了。

我的家族里,就有这样的小故事。

前些年,给始祖重修墓碑,并趁此机会,修订族谱,厘清支系,确定族支传承。各支各脉,夫妻儿女,名字都刻在墓碑上,一目了然。

费用自然是由健在的族人,不分男女,按人均摊。

有个族兄,其父早年因为逃避国军征兵,迁移他乡,做了上门女婿。上一世纪七十年代,曾举家回故乡生活几年,族兄因此受照顾,被大家推荐读了工农兵大学,后来畄在省城工作。他父母后来当给岳父母送终,又迁回去。

重修始祖墓,联系到他兄弟了。当时,不知道他兄弟怎么想的,就是不肯出资,还反复强调,他已不是村里的人。

祖坟重修,族谱修订,大家把他除名了。谱系只写到他父母那里,他们夫妻和子女就空着,表示已绝后。

前年,他因事回故乡。据说,老做噩梦,梦见陌生老人老来打他骂他,说他不孝,整天精神恍惚,孙子也得了怪病。所以,三月三回故乡寻祖归宗祭扫祖坟。

当然,没多少人理他,也没人陪他扫墓。他看了始祖碑上的族谱,嚎啕大哭。一户一户跪求,要求把他兄弟的名字补刻上去。

最后,他出了两万块钱,在三月初四请全族聚餐,道歉,还请来法师做祭奠和补刻族谱名字。

讲这么多,就是让你理解你老公的心。怎么办?他每年春节前后要回故乡,你让他去,最后,自已也陪他去,看看故土,和亲人认识认识,说说话,多多交流。

你说老公父母都不在了,还要回老家。其实这个问题很好理解。你老公毕竟在农村生活了那么久。也是一种。亲情和怀念。为什么有很多老人在外边打拼一辈子?之后还要回到老家呢。这是他们的心愿。这个你要支持老公的是对的。去看一下左邻右舍亲朋好友。我想你如果这件事支持老公的老公在心里会记你一辈子的好。

    说的多有道理呀!于是收藏至今,没事的时候就拿出来看看。每看一次,仿佛有一根小木棍在敲打自己的脑袋,便似从梦中惊醒一般扪心自问:我们是不是该不忘使命,上孝父母、下育子女,更加脚踏实地、担当前行呢?是不是该多回家看看,看看那生你养你的家乡、土地和亲人们?

他们如何面对自己的人生?

    说实话,年轻时对家的概念并不十分在意。春节回老家过年,基本上是2-3年一次,没个准儿。直到近几年,才突然间觉悟了一般,觉得非要年年回去不可。

我们又该如何待他们?

    每次回去,见父母老了许多,心里感触良多。他们没过去那么硬朗了,走路快不起来了,重东西拿不动了,神采也弱了。看到他们的身体一年不如一年,真叫人心酸。那时就想,要是永远不离开家、天天陪在他们身边该有多好!然而,呆不了几天,又得离开。

01

    两年前,春节马上要到,一个朋友的母亲却不幸去世。这让身边的每一个朋友都受到极大的触动,真不知道他们一家人该怎么过好那个年?今年写这篇文章时,春节又要到了,突然知悉一个外地的大学同学父亲逝去,心里好不发凉、悲苍。虽然生老病死是人世间的轮回,谁也躲不过,可是你有没有想过这样一个问题:将来真的会有一天,亲人只能活在我们的记忆里……

流量影帝黄渤,最近参加了一档新综艺《忘不了餐厅》,一开播就戳中了所有人的泪点。

        (一)记忆中的童年

作为“店长”,这次的主角却不是黄渤,而是五个健忘的“服务员”。

    三十而立、四十而不惑。过了不惑之年,每个人都开始思考的多了,思考工作、思考家庭、思考生活与人生。想的越多,感悟的越深。岁月,轻轻,无声而逝;时光,刹那,永不回头,不经意间,自己离开家乡已经快30年了。如今,在工作地成了家,娶妻生女,过上了苦尽甘来的稳定日子。但多年来,一刻也没有停止对家乡与亲人们的思念。

图片 3

    记忆中,那夏天的葱绿、秋日的黄叶、春天的布谷鸟与冬天的雪野,都是家乡留给我们最珍贵的画面。它们是遥远而清晰的,温暖而亲切的。有许多时候,连梦里都是那些总也不褪色的记忆:农村的小土院、冒着热气的土炕头、大柳树下儿时的玩伴、骑在墙头对着火烧云发呆的日子、冬天的冻梨那味道、上学回家时从车窗爬上火车的故事……

爱吃红烧肉的小敏爷爷,在演练的时候就状况百出:忘记倒茶、忘拿菜单,恭恭敬敬把客人送出店门,却忘了让客人结账。

    如今条件好了,我们由过去的小土房住成了高楼大厦,普通火车也坐的少了,一色高铁、飞机、家庭小轿车……生活虽富足了,但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并没有减少,甚至年龄越增,思念愈发控制不住。

为了防止再犯相同的错误,第二天正式开业,他像个谨慎的猎手,死死盯住顾客,账单被攥到又皱又软。

    为什么会这样?或许,对任何背井离乡的人来说,无论你闯出一番什么天地,原乡情结是永远抹不去的。

直到顾客结完账,才如释重负地松了一口气。

  记得7年前春节回家那次,我执意想看看儿时的学校,找一找童年的感觉。于是,大冷天里,带着10多岁的小女儿特意跑到了村头的小学校,映入眼帘的景象让人感慨万千。儿时不经意间种下的小树,已如我们一样长大又要慢慢变老。除此以外,整个学校焕然一新,低矮松软的小土房被坚实的砖房取代。校园整洁开敞,没有了烂泥巴,操场围也起了校墙,四周不再是过去由小树林和农田天然筑起的围墙。冬天的阳光照到雪白的墙面上,那抹耀白却刺痛了我的双眼,过去的往事仿佛就在眼前……

图片 4不愿意因为自己的失误给大家添麻烦,是所有老人的心愿。"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小时候,我们每天都是结伴步行上学,没有大人接送,也没有各种补课班。一个老师往往身兼几职,既教语文也教数学,外加自然课(小学教育中一门重要的科学启蒙课程),留的作业就是几道计算题,再把生字生词写5遍。那时候,每天都有体育课,名字极其形象,叫“活动课”,大家要么在操场上玩,要么就是跑到田间地头抓蛐蛐、采蘑菇、荡秋千……

{"type":1,"value":"满满少女心的“公主奶奶”,头一天还开心地拉着小姑娘跳大秧歌,第二天见面却什么也想不起来了。

    大自然永远是满足孩子们好奇心的乐土。有时候,体育老师还领着我们跑到2公里的旷野抓大蝈蝈、采野果子,教我们如何用小柳枝作画,远处巍峨蔚蓝的阴山就是背景,溪流边那片温润细软的河滩沙地就是我们天然的画纸。偶尔,还会有模有样地帮农民伯伯们干干活儿。

因为没评上优秀员工,她像个孩子一样委屈难过。

    冬天值日是一件责任重大、却又叫人头疼的事。天黑漆漆的就得爬起来,提前到学校。除了打扫卫生,一个重要的任务是要把班级的火炉生好,以迎接新的一天。遇到天气不好的时候,储备的干柴会发潮发湿,很难点火,甚至老师同学们都到齐了,教室内还在到处冒烟。每每遇到这种事,弄的心里很不是滋味。为了保证冬天取暖,学校要求秋季开学报到时,我们每人上交15公斤的干柴,不太干的要扣减份量。因此,暑假期间,就要提前备好、晒干。

图片 5人老了,性格里坚硬的部分,似乎也跟着时间流失了,只剩下柔软,脆弱、敏感。"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那时候,虽然苦些,但我们过得很充实,有激情,或者说是豪情满怀,觉得自己也可以和大人们一样,做一些有意义的“大事”。记得有几年内蒙古西部大旱,学校要求署期上交一些诸如车牵子等耐旱易生植物的草籽。每人至少3斤,据说是准备让飞机统一向荒野和沙地喷撒这些种子。为国分忧,为家乡添彩,对我们这些戴着红领巾的少先队员们来说,是多么令人骄傲的大事呀!只交3斤草籽,怎么能够?

{"type":1,"value":"五个人里面最爱笑的珠珠阿姨,别人说过的东西,她想再次重复,却发现大脑一片空白,“招牌菜”三个字怎么也说不出来。

    一到仲夏,西北就开始执行“夏令时”,中午12:00放学,下午2:30才上课,6:00放学,晚上9点以后太阳才落山。午间2个半小时,大人们往往要午休,而我们这些孩子根本就不安份。不是跑到村边的水塘里游泳,就是潜入小树林去打鸟、抓毛毛虫、爬树摘下厚实诱人的榆树芡,满把满把往嘴巴里塞,在炎炎烈日下忙的不可开交。当然,也免不了会出现一些令人生厌的恶作剧。比如有小伙伴把打到的小鸟带到班级玩,吵醒了在校午休的老师,被罚站一中午;有几个男生偷了农家的瓜,被人家追到了学校;上课铃刚响,有几个同学气喘吁吁地跑回坐位,可腿上还在淌水,被罚站一节课;老师正在津津有味地领大家朗读课文,突然一位女生惊声尖叫起来,原来一个大毛毛虫都快爬到她的肩膀上了,估计又是后桌的男生……

图片 6

    每当我与女儿谈起这些往事时,她总是睁大双眼,像听童话一样问这问那么。其实,我心里最清楚,她对我们小时候的那份自由、嬉逐、欢腾、原野充满了向往与渴求。现在的孩子们生活在城市里,远没有农村孩子对大自然的理解深刻,可能是他们从小就生活在城里、被隔在了砖头水泥墙内的原故,什么花呀草呀、庄稼的,一个也不认识,这不能怪孩子。

有时碰上关键时刻,别看老人呆呆的,其实他们内心也很着急,却又无可奈何。

    那年回家,发现村里还有一个更大的变化。听说在村小学读书的孩子只有7个,我的心不禁一颤,难道孩子们都辍了学?后来才打听到原因。如今,村里的生活状况越来越好,很多家庭要么到城里买房,要么租房,孩子从小就被送进城读书,留在村里的大多是外来工的孩子们。城市的教育、医疗、生活等各方面都好,农村确实比不上。欣慰之余,却又感到有些不舍。童年是人生中最美的一段时光,也许乡下与旷野,才更会令人生出天性中的那份童真与质朴来。孩子们一旦走进城市的繁华,就意味着远离了旷野的宁静,他们与大自然亲近的机会越来越少。

还有说得一口流利英文的“蒲公英奶奶”,因为把“6”写成了“9”,给客人上错了菜,站在角落暗暗自责。

    话虽如此,我还是真心祝福那些入城的孩子们,包括仍然在村小学读书的外来工的孩子们,都能由纤弱的幼苗长成一颗一颗参天大树。

图片 7“健忘”不是他们的错,因为五个老人中,3个患有轻度认知障碍,2个患有阿尔茨海默症,年龄最大的81岁,最小的也已经65岁。" style="width:60%;margin:1rem auto">

    (二)我们皆因爱与生,因希望而活着

{"type":1,"value":"即使他们是一群特殊的人,也怀着坚定的心愿:

如此努力想把自己的记忆找回来,想把每一件事做好,想在接受自己成为一个“没用”的人之前,为身边的人做得更多。

    春节回来后,朋友同事总免不了相互向候、交流一下各自老家的情况。总结起来,回家乡过年的,大体有这么几种情况:一般是假如父母健在,那里的亲人多,热闹,因此都要回老家团聚。有些孝顺的子女,还把父母从老家接过来一起过,这是第一种情况。第二种是如果父母已经不在世,就与岳父岳母一起过。第三种情况是如果双方老人均去,只有夫妻独自过年了,或者到自己的孩子处一起过………凡此种种,无论怎么一个过法,其实每个人想要的都是亲情和在此基础上的团圆热闹劲儿,这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

在他们身上,我们甚至看见了自己老去父母的影子,尤其是妈妈:

    不幸的事也常在身边。两年前的腊月28回老家前一天,我还参加了一个葬礼,是一个朋友的母亲逝去。60多岁正是该享享福的时候,却突然离开了尘世,真是令人感叹,人的生命实在是太过短暂与脆弱。他当初的一句话,让我们一生难忘:“我妈活着的时候,总嫌她唠叨,有时候还有些烦。如今想要照顾她、哪怕多陪她唠唠嗑都没有了机会。最后悔的是拥有的时候不懂的珍惜,失去了才发现……。”

记性越来越差,却不曾忘记爱你;一边唠唠叨叨,一边恨不得把所有最好的都给你。

    我知道,他最想说的就是乘父母健在,尽量多陪陪他们,免得将来留下悔恨与遗憾。

02

    人生短暂,岁月无情,什么也无法替代感情!父母是一座山,哪怕你已经五六十岁了,在他们眼里,你永远是个孩子;父母是一个依靠,他们在,家就在。一旦他们不在了,家的概念就会变样,亲戚们相互走动或逢年过节围坐在一起的时光会日渐稀疏,纵然是兄弟姐妹,能够聚在一起的时候也同样会少许多;父母是一个寄托,他们不在世了,儿孙们想去爷爷奶奶家,或者姥姥姥爷家的愿望,也只是想想而己。

有一个公益短片,叫《母亲的勇气》,它改编自一个真实的故事。

    老人就是我们的福祉。我的奶奶活了97岁,属于典型的自然老死而不是病死的长寿老人。她的姐姐92岁时辞世,我的爷爷82岁那年离开了我们。因此,村里人都说我家祖辈上积了大德。

机场里,一位穿着朴素的老妇人,怀里紧紧抱着一个包裹,不时紧张地四处张望。

    奶奶为人善良,心肠好,喜欢帮助别人。小时候,我家住在村西头的一个大院子里,门口有一片平坦干净的土平台,方言叫“圪踏踏”,是一个夏天纳凉的绝佳之地。一到午后,这块“圪踏踏”上总是挤满了乡邻们,老人小孩、男人女子,一派和谐,甚是融洽,俨然是奶奶开办的一个“没有咖啡的乡下露天咖啡厅”。

因疑似携带违禁品,她被海关人员拦下,由于语言和文化的隔阂,他们之间起了激烈冲突,老人被拘捕。

    那时候,我家房后有一个开阔的大水塘(如今已被填平,盖了房子)。大人们在“圪踏踏”上乘凉聊天,孩子们就到水塘里快腾。那里是天堂,下水游泳、抓鱼、打水仗、在水边用夹子打鸟,自然是少不了节目。水塘里有鱼有蛙,水鸟成群。那些长腿的、红嘴的,尾巴一闪一闪的水鸟举步优雅,啾啾闪跳,色彩越艳丽就越机灵。没等你接近,它们就轻轻巧巧地绕飞到更远的水边。午后的水面暖暖的,到处是仰天躺着晒太阳的翻车车(学名鲎虫),弄得水面红通通一片,还有小蝌蚪黑黝黝地聚堆游动。这两样小东西,小鸡小鸭最爱吃。

当那个包裹被打开,里面的东西,却让人目瞪口呆:那不是什么违禁品,而是一大包中药材。

    每逢乡邻们下田干活儿前,总要先到奶奶的“圪踏踏”上坐坐,乘乘凉,说说话。有这个欢乐无比的大水塘,让“圪踏踏”上的光阴平添了一份难得的风景。卖爆玉米花、高粱米花的生意人开张了,卖果干的外乡人也来了。随着嘭的一声响,铁丝网袋里蹦出淡黄色的爆米花,一堆堆一簇簇,油汪汪香喷喷,引的水里玩累的孩子们不顾身上的泥水,着急奔上岸来。当时,爆米花大部分是用粗粮爆出来的,当然也有用小麦加点糖精,爆麦粒花的,那可是最奢侈贵重的美味了。爆米花和果干都不用现金来买,都是拿自家的细粮来换。不一会儿,我们这些获得大人批准的孩子便跑回家,用小铝盆端出一盆一盆的麦粒来,咚咚跑来时的那个满心欢喜劲儿,甭提也能看出来。

原来,老人携带这一大包药材,是为了给远在千里的女儿煲汤补身子,因为她的女儿刚刚生产完。

    到半下午,阳光的炽热劲儿刚过,体力人就该到田里。因此,“圪踏踏”上就剩老人和孩子们。悠悠的白云掠过远处的阴山,老人们讲述着那些关于大山的传说、家乡的故事,如轻风一样美妙,如世外桃源一样久远;哪家的儿子娶了个孝顺能干的好媳妇,哪家的女儿可没嫁好人家,结亲前一定要注意考察对方的门风呀,这些经验和教训总是令人遐思不断。快到傍晚时分,大家才全部散去。 

老妈妈已经63岁,这是她第一次远离家乡飞往陌生的国度,不会英文,没有人陪伴。

    不一会儿,落日的金晖处处闪耀起来,那个时候,水塘里便蛙声一片,随之,牧归的牛羊也跚跚而来,悠闲地品尝着水塘里的那份甘甜。

图片 8

图片 9

她不仅独自搭乘飞机三天,飞过三个国家,甚至还经过多次转机,只为了女儿能喝上一口她亲手熬的鸡汤。

    冬天到了,“圪踏踏”上的美好光阴暂时告一段落,只能等待下一年春暖花开,但奶奶对乡邻们的吸引力仍然在延续着。即使寒冬时节,不少人路过我家的大院子时,仍不忘记到奶奶的屋里坐一会儿,唠会儿家常,连新嫁到村里的年轻媳妇儿们也不例外。奶奶虽然不识字,但思想并不守旧,与年轻人一样能够处的来,哪家有个忧愁烦恼的,总要让她出出主意。有时候,我不禁在想,到底是那个土平台有吸引力,还是土平台因奶奶而充满了吸引力?

从台湾到委内瑞拉,三万两千公里,一个孤独年迈的老人,是怎么做到的?

    人们常说,世界上最富有的人,并非是拥有一箱财宝的人,而是他拥有了一箱财宝都买不到的东西。1995年结婚之时,妻子随我回乡。奶奶的土坑上满满的围坐了6位老太太,三娃奶奶、六娃奶奶、全忠奶奶……此番介绍结束,妻子有点愕然,谁曾想到这6位老人的年龄个个超过了70岁。奶奶的人缘极好,时髦点说是“极富人格魅力”。小时候没有在意这一点,几十年后,我才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大家都非常喜欢她,喜欢她为乡邻们创建的那个情趣无尽、与世无争的“欢乐园”。

因为她是一位母亲,再遥远的距离,再艰险的路程,都抵挡不住一颗母亲牵挂孩子的心。

    在记忆中,奶奶从来就闲不住。她的身体非常好,从来就没有穿过厚棉衣,那件缝缝补补的蓝布衣常年不离身,冬天也要整天开窗。她虽然是旧式的裹脚老人,毎天下午都要踮着小脚,把整个大院子清扫一遍,几十年如一日,风雨无阻。大家都劝她几天清扫一次就行。她说,“干净了住着舒服,院子里乱糟糟的会让人笑话,说我们家过日子邋遢。那样,有哪个年轻姑娘会愿意嫁过来做媳妇儿?”

去年,有一个词火了,叫“随迁老人”。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用户反馈,转载请注明出处:黄渤彻底沦为配角:这档9.4分神综艺,藏着无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