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姥姥

                      我的姥姥

图片 1

小环故事多

图片 2

 一转 眼块18年了,周围的人都在讨论和发自己18的照片,网上不少人都在感慨老了,:“最后一批90成年了,接下来是00的年代了!”是啊,自己已经20岁了,到了一个要有责任感的人了,所以我打算有时间带我的母亲出去逛逛,母亲之前有提过想去海洋馆,动物园之类的,正好元旦有几天假,所以我筹划着带母亲去玩玩。

难得医院放假两日,我便急匆匆地与好友赶往车站坐车回家了。每次坐在回家的车上,总觉得心里很安心,可同时也觉得很慢长。于是我就耳机一插,眼睛一闭,只等下车了。往往这时,连悲伤的歌都能听出几分欢快来。

小环半岁多的时候,我因怀孕了奶水逐渐减少,到七、八个月时,只得给断奶。当时村里一户人家的母羊产了小羊,便订了羊奶给她喝。后来没羊奶了,振华便到村里的粉坊买了一些淀粉加糖冲给喝,再用馒头和炒熟的花生嚼着喂她。她食欲特别好,什么饭都吃。每次喂他都是我和母亲两个人嚼着喂她才跟趟。她坐在床上,吃完了姥姥嚼的就瞪着眼睛瞅着妈妈的嘴,吃完了妈妈口中的再瞅着姥姥。一顿饭吃好多才饱,撑的小肚子园溜溜的。

我姥爷一直觉得女儿是外人,因而过年团聚不包括我妈。只要有大舅二舅就好。二舅一家跟姥姥姥爷住,大舅家则距离不超过百米。开始除夕年夜饭是阖家团圆的。如果姥姥不是瘫痪在床,能走能跑能采购,然后埋头厨房七碟八大碗端上桌,或者姥爷不是君子远庖厨,煎炒烹炸样样拿得出手,子孙只负责吃,吃得满嘴流油,吃完了抹抹嘴走人,姥爷的心愿肯定容易完成,估计他们还要嫌弃来了两窝蝗虫,周围大部分人家都那样子啊。

快到元旦的时候我提前回到了家和母亲叙旧完之后我便把消息告诉了她,母亲的面容变了一下,笑了一下,但是难为情的说:“还要花钱,别去了。”我态度坚决的说:“不行,必须去,妈,儿子都那么大了,听我一回”母亲便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下车了,脚步又轻快了几分。来到自家楼道里,我提着沉沉的箱子爬上5楼,熟练地掏出钥匙,打开门锁,摸上灯的开关,刹那间,满室柔软,铺于眼前。此时,我便在心底长出一声:终于回家了。简单收拾一下,就赶去了姥姥家,今天中午在姥姥家吃饭。

有了小弟弟,一岁多的小环就装起了姐姐,她非常喜欢这个静静地躺着的小弟弟,经常亲他的脸,老想用手摸他的脸,我们怕她抓着他,便嘱咐轻轻地摸他的头发,他她真是听话,就象懂事一样,只伸手轻轻地摸他黑亮的头发,从来也没抓伤他。

二舅母最先有意见,她和我妈抱怨:厨房忙活,就我一个人事儿,谁不知道坐着磕瓜子儿聊天舒服?今年倒好,踩着饭点来,一家三口都是大爷,敢情来饭店吃饭呢。

要去的前一天我把门票,车全部安排好了,就等着明早出发了,只是当天早上5:00的时候,母亲急匆匆的叫醒了我,说:“你舅妈的母亲好像要不行了,他们一家要去娘家,我去接你姥姥,。”原本还在睡觉的我,一下子惊醒了。我点点头,于是母亲匆忙的去了姥姥家,我把安排的都取消了之后,闲暇之际我想起姥姥前不久刚住的院,本来得了老年痴呆的姥姥现在又遇到了这件事,叹息后,我穿好衣服,去超市买的点吃的。

刚进门,就看见姥姥在那里晾衣服,“回来了?快进来,饭都好了。”姥姥催促道。“嗯。”我三步并作两步地提着东西走进屋里。“哟,来了。”弟弟从里屋里晃着脑袋出来,冲我一笑。“还是你们好啊,还有寒暑假,不过好好珍惜吧,最后一个了。”我笑嘻嘻地说着。闲话说完,我们都帮着把饭菜端上桌,分好碗筷。大家一齐落座,提前进入了过年的感觉。看着满桌的好吃的,还没动筷子,就已经满足的饱了。

1965年春天,正是开展“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高潮,那时小环还不到一岁半。一天课间操,我回家给林林喂奶,她趴在桌子上一动不动地听着校园里学生合唱“学习雷锋好榜样……”她昂着头,瞪着亮晶晶的眼睛,听得入了迷,突然情不自禁地唱起了“么点么点”,我一下子惊呆了!她那时还不大会说话,每逢吃饭时怕她吃咸菜,酱豆多了“吼”着,便嘱咐她:“吃么点,吃么点”。他便学会了“么点”这个词,竟用来编唱出她的第一支歌子。等到会说话了,便跟着大人唱《东方红》《大海航行靠舵手》等歌曲。在姥姥家住时,村里有毛泽东思想宣传队,她一听胡琴响就跟着哼唱。

那年之后就闹翻了,听说起因擀饺子皮儿,谁摔打了谁,大舅二舅各人护着各人的老婆,哥俩就干上了,忽一下掀翻桌子,满地碗碟酒肉狼藉。大舅母亦一肚子委屈:怎么我们两肩担一张嘴就来了?一样是亲儿子亲孙子,谁沾光谁心知肚明。怎么就是吃他们的了?

东西买完后不久,母亲和姥姥也到了家,姥姥一直对我说:大舅和大舅妈去砍树去了,挺早就走了,我知道实情加上母亲在一旁不断的使眼色我心中叹息一下问姥姥,砍树做什么,姥姥大声骄傲的说:”盖房子啊,王晓凯搞对象了,要结婚了。“我笑着回答她,心中到不是滋味,其实房子好几年便建好了,而姥爷就是那一年去世的,我摸摸姥姥的头,母亲在一旁看不下去了对姥姥说:“看妈,晓宇给你买的好吃的。”有蛋糕,水果之类的,我们三一人一根香蕉,一块蛋糕躺在炕上很温暖的看着电视剧,我不时的回头看着母亲再给姥姥讲着剧情,姥姥认真的听着,真好。看到有护士和医院的部分姥姥会大声的说:“那天有三个小丫头按着我,我就咬她们。”我笑着问为什么要咬她们,姥姥生气的说要给她扎针,母亲在一旁笑着让我不要逗姥姥了,姥姥还在一旁生气的说:“咬她们”我只好把那段快进过去。

席间,姥爷问我,“这蛋糕多少钱啊?贵不贵啊?”我故意说,“那可贵了,这还是有牌子的蛋糕呢!”“是吗?那以后不要买了,买这么贵的干什么?”我咧嘴一笑,“没事,这是我们过年的福利,只能买蛋糕,不吃白不吃,来,大家都尝尝。”

小环快二岁时,三妹因看着姐弟两累得受不了,便把小环送到奶奶家。过了一段时间,我实在想得不行,一个星期六便打发三妹回去接她回来。第二天星期日,我一直到学校门口往西看,终于望见三妹骑着车子回来了,可走近一看,没有小环,心忽的一下子凉了半截,便板着脸问:“怎么没接回来!”可能当时三妹怕接回来受累,便小声说:“她奶奶不让回来,说在家里就行了。”我实在火极了,冲她大声嚷:“特为叫你回去接,你却空着车子回来,下星期回去接回来!”

那年初二我们去姥姥家拜年,中午饭是白米粥酱豆腐。估计二舅母二舅让事实说话:这些年的年饭都是我们预备的。姥姥去世之后,二舅和姥爷关系很僵。各自开灶。姥爷经常两个大饼几块豆腐干吃一天,他又不肯来我们家住,尽管那么爱吃肉,他不要妈买肉,因为不会煮。妈就说,牛奶荷包个鸡蛋总会吧。下次我们去姥姥家,上次买的十斤鸡蛋差不多原封没动。姥爷很不会照顾自己。

很快便到中午了,在吃饭的时候姥姥问:大舅她们怎么还不回家吃饭,我笑着对姥姥说:还没回家,还在砍树呢。姥姥大声的摔了筷子喊道:“瞎说,都那么长时间了,怎么还没砍完?“于是就要往外走,母亲拉着姥姥告诉她,这是我家,不是大舅她们家,姥姥说上回就有三个丫头按着她着,就咬她们,还威胁母亲说,要咬她,我们费了好大的力气说服她,说大舅她们暂时不回家了,让那她安心,还和大舅通了电话,通完电话的姥姥老实的坐了下来吃饭了,这午饭吃了好长时间,因为姥姥吃的比较慢,所以我们就等着她,看着她吃饭,一会儿姥姥便叫我吃饭,让我吃饭,问我怎么不吃饭,我笑着对她说吃完了,说完把吃完的碗给他看,她边吃边疑惑的·说:”我怎么没见你吃。”我眼睛有些难受,心理想起了之前央视播出的公益爱心广告,,那段等你长大便要享福的片段,还有把饺子装进口袋的片段,看着姥姥我笑了

“说起福利啊,”我以为姥爷又要开始追忆他在工厂里的革命生涯了,因为每次大家一起吃饭,他都要讲一下自己的英雄史,却没想到,他却说起退休金来。姥爷兴高采烈地说着,“谁都没有我福利好。我上回去领退休金,那个人看着我,奇怪地说‘你怎么会有30年的退休年龄呢?你多大年纪了?’我就说‘呃,不到90吧。’“大家听了哄笑一团,因为姥爷其实才75,当年因病退休,所以退休早,退休年龄长,那个人不知道,故而奇怪。

第二个周日,三妹用扁篓把她载了回来。我一看小环两只眼睛肿得通红,满是眼屎,头发剪得七长八短,难看极了。便心疼得流下了眼泪,三妹看我这样,嘟哝着说:“小环几天前眼不好……”我流着泪说:“她奶奶不上心,眼不好也不给点眼药,就这么死挨什么时间能好?你看把头剪得象狗啃的一样。”说着便给洗了头,洗了脸,点了眼药,又把头发修剪了一番,心里才好受一些。

姥爷离世十分突然,老友送他最后一程,叹息说:老头不爱回家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

“起来吃饭了,给你做炒饭了,加鸡蛋,还有汤的”姥姥在门外大声的喊着,我不情不愿的起来穿衣,大哥晓凯光着上身在房间另外一边洗着头,我在另外一边吃着炒饭,喝着姥姥做的蛋花汤,通常吃完之后姥姥会给我5毛零花钱。姥姥有时候也会和我一起吃炒饭,我们比看谁先吃完,吃慢的要被罚洗碗的。我思绪转回到了现在,和母亲说一声回屋之后,便走到自己的屋子,打开笔记本,慢慢的写上,“明天早上6:30起床,做一份蛋炒饭带蛋花汤的。”

”那您可要长长久久地活着,这样才赚了。“我在一旁说着。

从此不愿把她放到奶奶家。可是三妹实在累得不行,便不想在这里看了,初冬时节,我给林林雇了个保姆,让三妹带小环回家了。

每年过年,大舅二舅分别来我们家。有一年竟然遇到了,并没有人多更热闹,大舅二舅还好,我们必须分开陪他们的妻子和两个尚不懂事的表弟。

本文由糖果派对电玩城发布于用户反馈,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的姥姥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